幻*迷離

關於部落格
已經決定不在這裡改版了,
會直接搬家到痞客邦去,
目前新家一片荒蕪,
將緩慢遷移:

http://huanmili2016.pixnet.net/blog

痞客邦可以免登入留言,
如有其他事情也可以到popo找某星,
(詳見公告臨時連載陣地)
  • 263016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連載】相思──之十七

天氣變冷,整天只想窩在被窩裡懶洋洋= =


話說年底工作簡直多得壓死人,只能把更新稍稍再放慢一點,真佩服那些能日更三千的作者orz


落難公主開始自救了,大家可以猜猜水瑞到底會不會來「美救英雄」XDD





之十七 繪




玥褵緲醒轉時,只覺身下地板冰涼堅硬,手肘膝蓋隱隱作疼。
 

差點以為要死了……她撐著地面爬起來,由於事發突然,僅來得及護住重要部位,還沒想出自救的法子,就已經重摔落地。
 

幸好下頭地方雖大卻沒有很深,否則自己肯定摔個骨裂腦震盪!
 

確定身上只有一點淤青,玥褵緲跳起來活動活動手腳,發現手電筒摔到了三米開外,居然仍忠實照明著,忙不迭奔過去拾起。
 

這裡到底是甚麼地方?民宅的藏窖?總不會是暗牢吧……
 

手持光源轉過一圈,玥褵緲心底越發疑惑,四周異常寬敞,挺直身體不顯逼仄,張開雙臂碰觸不到牆,簡直比市區小套房還大;往上探照,讓她摔下來的機關早已被石板封閉,還加了鐵竿卡榫橫亙,想來並非硬推就能出得去。
 

要不要乾脆放個會爆炸的符掀了機關?她擰眉,念頭方起又打消,瞧這封閉環境,萬一操使不當會連自己一同炸上天,她可沒有當沖天炮的意願,況且惟恐建築不牢靠,坍崩落石甚麼的足夠她喝一壺了……
 

正躊躇不定之餘,不知打哪兒來的陰風拂過髮梢,玥褵緲怔愣,順著風向將手電筒一斜,掠見一個黑黝黝的半圓形窟窿,大小碰巧可容納一人直身入內,立即不假思索把炸藥改為末策,兀自邁入洞中。
 

有風的地方,代表空氣流動正常,往往可求得一線生機,縱然不知道這甬道通往何方,總之應該不會死路一條。
 

誠然,待在原地等水瑞救援也是一種辦法,不過這城這麼大,甭提水瑞曉不曉得此處有機關,光是要徹底搜索一遍就曠日費時了,城內又陡生變異,搞不好她被困在這裡的當下,水瑞正在上頭打大魔王也不一定。
 

唉,想辦法自救吧!歷經無數慘通教訓的她,熟知靠山山倒、靠人人跑,遠水救不了近火的道理,何況依她的性子也作不來原地待命,屆時謹慎些便是了。
 

遺憾的是,本以為這沿途危機四伏,沒料想從出發到現在都已經過了半小時,居然一路順順當當、暢通無礙,連絆個小石子、坑洞的機會都沒有,教她不知該慶幸,還是失望。
 

再說說這甬道,兩側石面磨得光滑平整,單側牆面設有油溝,只消一把火就能照亮整座通道,似乎是刻意遣工匠修築成的;通道內沒有其餘分支岔路,但礙於謹慎她仍用匕首在牆上作了記號……希望來找人的水瑞看得懂。
 

不過說也奇怪,腳下路面雖平坦,卻總讓她有種微微傾斜的錯覺……莫非這甬道通往地底?
 

玥褵緲的疑惑在她花了半個鐘頭步出甬道時,終於獲得了解答……其實並非盡解,但至少解了一部分——這條路聯結著城中先民的祭祀場所。
 

甬道盡頭豁然開朗,一腳跨出便是墨石砌築的雄偉大殿,圓形穹頂布滿象徵星辰的夜明珠,不過由於異常高挑,只略略瞅見虛弱螢光。
 

大殿中心鑲嵌著一座玄黑方壇,祭壇共分三層,每一層都堆滿了琳瑯滿目的金銀器皿、榖栗酒甕和金屬兵器,樓梯一階連著一階直達最高處,但因為角度關係,玥褵緲望不見上頭還有甚麼。
 

其實她眼下亦無暇顧及祭壇,只因全副心神都被祭台四周的壁畫給吸引了去。
 

規模龐大的壁刻,以祭台為中心點延展開來,青磚地板、墨石牆沿沒有一處是平整的,凹凹凸凸的線條幾乎鏤滿了整座大殿,她甚至找不到空餘下腳,只能踮著足尖,從罅隙間小心翼翼穿梭。
 

「這真是……太壯觀了……」喃喃低語,手電筒一處處照過去,玥褵緲愕然察覺這些壁刻並非一幅整體,主題亦不是尋常裝飾在祭祀場所的神仙妖魔或歌功頌德,反倒僅是微不足道的城民百態。
 

從喜到哀,由生至死,有時是遊子牽著駱駝獨身步出城門、回首顧盼,有時是千人齊眾、熱鬧歡騰的篝火盛筵,甚至還有那處決罪人的血腥殘酷,詳實載入,萬幅相連,不見首尾。
 

簡直就像古代的相片錦輯,光陰百代,濃縮其中,要是考古學者跑來到這兒包准發瘋。一面思索,她微微傾身,指尖輕觸牆上一幅霓裳舞蹈圖。
 

工匠別出心裁的陰刻、陽刻,不厭其煩地一層一層刨出景深,兼佐以顏料色石填補細節,襯得畫中屋舍、人物乃至牲口都格外活靈活現,栩栩如生——尤其是壁畫中央的烏髮舞女,眼神嫵媚,膚色像是新剝殻的小麥,身著翩飛的絳紅裙裳,儼然似欲破牆而出,躍至眼前。
 

但縱然被壁刻吸引,玥褵緲也明瞭此刻不是參觀藝術品的好時機,況且這些壁畫不知作何用途,倘若有詭……聯想至此,她不由心下一凜,收手沿著牆壁開始探尋出路。
 

壁畫實在太多了,不光色彩濃麗鮮豔,線條又彎曲起伏,簡直干擾注意力,玥褵緲眉頭緊鎖,手電筒來回擺晃,可企盼的生路沒有出現,倒讓她注意到一處詭異的地方。
 

……那裡,那張圖,方才,是不是,動了?
 

猛力眨眨眼,旋即瞳孔微微緊縮——不是錯覺,位於角落的地面,其中一幅壁刻確實正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扭曲、蠕動,凹陷處瞬間填平,還原成裸滑石磚,密密麻麻的細紋重新浮現,一筆一繪雕琢,彷彿有雙無形的手掌將原圖抹去,重新槌鑿、粉飾著色。
 

吞了口唾液,頭皮發麻的玥褵緲捏緊匕首,一步步慢慢挪騰,可惜沒等她湊近,那端又靜止不動,她等了幾分鐘,才忍不住靠過去。
 

雕繪已然成形,圖案異常眼熟:三個人和一輛車,背景是擁有巨大的木柱的圓形廣場。中年發福的男子點燃瓦斯爐,斟酌份量將麵條丟入鍋裡滾;妍麗女子滿頭亂髮,沾濕手巾,舉止粗魯地擦拭滿頭風沙;而長髮高挑的背影則是憑車遠眺,即便她心知肚明對方只是在發呆等放飯,卻也忍不住讚嘆長得美就是比別人上相。
 

等等……這不正是他們初來乍到,在廣場休整的情境嘛!
 

難不成——
 

喀……彷彿回應玥褵緲的心意般,遠處祭壇傳來些許響聲,眼見一抹慘白虛影於闃黑中飄逝,倏然意識到甚麼的玥褵緲,拔腿奮力朝白影撲去,同時甩出手中的火符。
 

——喵的咧!管他是不是管理員,膽敢裝神弄鬼嚇她,肯定要讓他吃不完兜著走!
 

火星迸濺,白影悠然從焰縫間穿出。一擊未成,滿腦子血液往上衝的玥褵緲,開始在偌大的空間同其玩起追逐戰,繞著祭壇迂迴一大圈,竟隨著它一腳踏入祭壇後方的拱門內。
 

有別於祭壇的幽暗晦澀,門後的房間極度狹小,末端為三階高台,上頭停放一具大型石槨,低矮的天花板壓迫感十足,四方支柱上點燃搖曳的火炬,風一吹,魅影幢幢。
 

砰地一聲!粗喘著氣的玥褵緲慌亂回頭,拱門上緣懸掛的斷石,在她踏入房間那剎那瞬間落地,牢牢堵塞住唯一的出口。
 

呵呵……真像該死大魔王要出場的前兆……
 

自我調侃、努力放輕鬆的她佯裝鎮定,由於後路不通,僅能將視線投射於前方的石槨,可仔細端詳後她心下一沉——石槨厚重的上蓋不知何時被掀開,平臥一側。
 

——有甚麼跑出了嗎?
 

悄悄吸口氣,玥褵緲重新夾住一枚火符,右手則緊攢匕首張開架式,她無法在狹小的空間內使用弓箭,因此符籙與短刃是最佳抉擇。
 

餘光游移中,汗水從鬢角冉冉滴下,屏息以待的她恍若度過此生最漫長的一段時光,喀嚓喀嚓的聲響終於再次回蕩起,她豎耳傾聽,確認是從石槨內傳來的,可緊接著,聲音消失,一樣東西從台階上答、答、答跳落,翻轉幾圈,最後佇止於三步之遙。
 

那是一個魔方。


空氣中驀然浮現一截半透明手臂,拾起了它。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