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經決定不在這裡改版了,
會直接搬家到痞客邦去,
目前新家年版改版完成,
正在緩慢轉移資料:

http://huanmili2016.pixnet.net/blog

痞客邦右側邊欄有外掛式留言版,
可直接留言討論~
如有其他事情也可以到popo找某星,
(詳見公告臨時連載陣地)
  • 2677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連載】相思──之二

 之二 事
 



雖然酒館賣酒,可美若謫仙的老闆泡茶的手藝也是一絕,茉莉花茶清香馥郁,不知不覺使人沉澱下滿腹雜思。
 

「那麼,是誰推薦你過來的?」老闆動作優雅地為他斟滿茶水,只是語氣中飽含一絲涼意,讓被趕去後方洗盤子、卻仍舊關注前台案情的玥褵緲不由得抖了抖,知道有某傢伙將要倒楣了。
 

會尋至這裡的,八成是透過熟悉門道的人推薦,再不然就是曾經的老主顧口耳相傳自己找過來。畢竟,這間店明面上只賣酒和餐點。
 

「呃,那個人吩咐過不能告知姓名……」他猶豫,尤其是來之前才被義正嚴詞好生叮囑了一番,要自己絕對不能透露推薦人為誰。
 

「很好,小鈴鐺,送客。」說罷,長髮俐落在空中甩出漂亮圓弧,轉身就要回到酒架後方的倉庫。
 

「可可可、請等一下!大師——大師——」眼看變臉如變天的老闆頭也不回,服務生掛著營業笑容立在一旁將手指折得喀喀作響,某人急得連忙跳了起來,一秒倒戈:「我說了我說了!是龍泉醫生,他是內人的主治醫生,他說這病因不單純,所以要找『專業人士』才能徹底解決,否則醫得了一時,怕也會留下後遺症。」
 

龍泉?怎麼會是他?這個閒得蛋疼的傢伙……美人老闆暗自記恨心頭,磨牙問道:「這傢伙可還有說過些甚麼?」
 

「啊?說過甚麼?這個倒沒有,他只說我的問題可以找水大師幫忙……」皺著臉苦思,突然像是記起了甚麼:「對了,他說他暫時抽不開身,所以只有拜託大師走一趟。」當然,這話聽起來著時莫名其妙,令他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
 

事實上龍泉是這麼說的:「唉唉……雖然我也很想一起去,不過因為醫院防疫準備啟動,實在走不了。你先去找名片上的這個『大師』吧,那地方他熟,除了他之外,很少人可以走。」
 

甚麼大師不大師,現在的「大師」幾乎成為騙子代名詞,根本存心調侃他……水老闆——也就是水瑞哼道,既然會讓苦主來找他,想必也不是甚麼太過麻煩的疑難雜症,否則他怎不推薦苦主去找銀犽或雲飛?比起他這個每天都得開店、沒週休沒年假領自己薪水的苦命凡人老闆,那群傢伙明顯更加無所事事、遊手好閒。
 

瞧瞧,每年活動經費必編個好幾百萬,還有閒功夫舉辦甚麼非人化妝舞會、穿越時空三日遊、地獄試膽等等活動呢!這麼閒得生菇,不找他們還能找誰?
 

縱使內心嘀咕不停,他看著客人一臉緊張和憔悴,以及眼底布滿的血絲,仍歎了口氣,無奈道:「說吧,怎麼回事?」
 


 

他與太太結婚至今七年,即使膝下無所出,但兩人感情依舊深厚,雖不如年輕人那般甘柴烈火、如膠似漆,卻也恩愛有加。
 

今年年初,他趁著九天年假,偕太太與一些網路上認識的驢友參加七天六夜甘青包車遊。所謂甘青,指的就是中國甘肅到青海一帶的西域風光,行程途經蘭州、敦煌、貴德、西寧等地的旅遊景區,由於他們之前早已出入大陸多次,對於這種包車旅遊行程早已熟稔,因此對於這趟難得的旅遊只有期待而無驚惶。
 

事實上,他們也的確玩得相當盡興,無論是蘭州博物館、敦煌莫高窟、鳴沙山月牙泉、魔鬼城的雅丹地形或是茶卡鹽湖和塔爾寺,截然不同的風俗民情與邊境的大漠風光,都令他們讚嘆不已,這是趟愉快的出行。
 

可問題就出在那之後,回到台灣不久,他的太太便開始生病。首先是心臟部位不時疼痛,去醫院健檢卻被告知一切指數正常,一個月後慢慢演變成渾身發燙,彷彿被火炙燒般難受。
 

「明明體溫計測量出來的數值一切正常,可美玲她就是不停喊熱,覺得口渴……她現在每天都得喝五公升以上的水,不然就感覺熬不下去……」他頹喪地將臉埋入手中,像夜店裡那些被逼得走投無路、只能藉酒消愁的絕望者:「大師,我現在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醫生都說沒病灶沒問題,甚至想將美玲轉診到精神科,但我知道美玲沒瘋、她還能好好跟我說話呢……」
 

不要叫我大師。水瑞腹誹,完全沒被對方的痛苦干擾,僅是撫著下頷陷入沉思,良久後才說:「光憑這樣我還是不清楚,因為你很『乾淨』。」
 

「啊?」抬頭一臉錯愕。
 

「我是說,就只有你夫人有事,可你怎麼沒事呢?」伸手遏止對方極力想發表「如果我太太沒事讓我有事也沒關係」的掏心宣言,水瑞挑眉:「你們旅途中有分開過嗎?」
 

「呃?不、幾乎沒有,就連晚上我們夫妻倆都是同一間雙人房。除了景點參觀的短暫自由活動外,我們很少分開。」
 

「那麼,其他人呢?我是說同一旅行團的成員,有沒有人出現相同症狀?」
 

他垂下肩膀,目光黯淡:「因為一起出團的都是熟悉的網友,我之前有跟他們確認過,是有兩個人水土不服回台灣拉肚子,可是那都——」
 

「也就是說——沒有是吧?」水瑞將食指抵在唇上,墨黑的眼眸亮如星辰,臉上流露出饒有興味的神情:「為甚麼呢?如果是傳染病還是飲食引起的,跟她最親近的人——也就是你,早該一同中招,或者其他團員總該有一兩個倒下的。可你沒有,其他人也沒有,況且你身上沒有任何『不乾淨』,那就代表這件事,只限定尊夫人,與你本人毫無關係。」
 

水瑞輕浮的態度讓他有些薄怒。甚麼倒下中招的,這人的態度好像壓根兒不關心他太太的死活,甚至壓根兒不將整件事的嚴重性放在心上——吸氣,他握緊拳頭,畢竟自己有求於人。
 

「大師——你的、意思、是——」聲音從牙縫中迸出。
 

「意思就是——」美人老闆輕笑,抽空望了一眼門外的風鈴,旋即纖長玉潤的食指礙眼地對著他,斷然道:「我要去你家。」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