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經決定不在這裡改版了,
會直接搬家到痞客邦去,
目前新家年版改版完成,
正在緩慢轉移資料:

http://huanmili2016.pixnet.net/blog

痞客邦右側邊欄有外掛式留言版,
可直接留言討論~
如有其他事情也可以到popo找某星,
(詳見公告臨時連載陣地)
  • 2676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連載】相思──之三

之三 人



 
「從你身上的線索,大抵可以猜得出甚麼事,但我得親眼確認。所以,別廢話了,帶路。」
 

——以上,語出自水瑞。
 

可是為甚麼連我也要一起去呀?盤子還沒洗完哪——這是當玥褵緲被塞入計程車後座時,於心底深處的吶喊。
 

事實上,並非她真正熱衷於洗盤子這項勞務,而是債務一日不還完,天知道這劣根性頑強的傢伙到底會怎樣壓榨她的賸餘價值。玥褵緲不禁打了個哆嗦,光是想像便讓人寒毛直豎。
 

和她一樣戰戰兢兢的,還有坐於前座的委託者。
 

他的視線不停來回於後照鏡間,嘴裡嘀咕著甚麼,惹得一向健談的司機都覺得這夥人氣氛異常,壓根兒不敢開口,只是加快車速,順便轉了頻道,將警廣開到最大聲。
 

「幹嘛?」或許是玥褵緲的表情太過深仇大怨,水瑞難得好心地分了她一眼:「想啥呢妳?」
 

「在想你為甚麼要帶我來,顧店而已,我也可以啊——」她憤恨不平地囔著,仍在掛心水槽裡那堆杯碗瓢盆,恨不得長翅膀自個兒掉頭。
 

「如果妳會小鈴鐺所懂的九十多種調酒中的一半,我不介意留妳下來。」
 

……好吧,她的確不會。被一秒堵得無話可說的玥褵緲垮下臉,不過她的情緒來得快去得快,不到幾分鐘又興致勃勃戳他腰側,問:「欸欸、這件事你怎麼看?」
 

「甚麼事怎麼看?」水瑞睨了她一眼,回過頭欣賞窗外飛馳的景色。
 

「就委託人啊,我看八成還是精神疾病吧。」在洗盤子時偷聽完整件事的玥褵緲,神秘兮兮地壓低嗓音,沒注意到前座的委託人臉色複雜:「又不是頭一遭了,這世上哪來那麼多靈異事件啊,況且他出門的時候鈴鐺又沒響。」
 

再說,要真是「那方面」的事,幹嘛不讓人去找雋雪就好啦?她才是這種詭異事件愛好者吧!雖說這麼一來,下場恐被剝掉一層皮,畢竟秋某人是出了名的吃人不吐骨頭……
 

聞言,水瑞淡淡地笑了。
 

陽光親吻他白皙的側臉,微顫長睫彷彿灑滿金粉,這個人只是微笑地倚在車窗邊,卻彷彿世間一道最美麗的風景。
 

他搖搖頭,聲音雖輕,卻堅定異常:「不,這不是病,而是執念。」
 

「執念?誰的執念?你怎麼知道的?」玥褵緲滿腹疑惑,可無論如何追問,水瑞僅一句「見到就知道了」地搪塞,令她和前座豎起耳朵、渴望得到一點可靠訊息的委託者,萬分糾結。
 

——可惡!和某女魔頭一樣的神秘主義者最討厭了!
 

委託者林先生的家位於天母的高級住宅區裡,他自稱是醫療用品研發部門的經理,同龍泉說來算有點交情。正是如此,當龍泉讓他找一個酒吧老闆解決難題,而不是盡醫生本分安排各種藥品、療程時,他的反應才會是直接登門拜訪,而非申訴到院方那兒去。
 

水瑞二人登記了訪客名冊,便跟著委託人走進電梯。
 

近年新建的豪宅,總是以遠眺市景為主打賣點,樓層越高、房價越貴,故從電梯停在二十五樓來看,林先生雖非富可敵國,倒也財力雄厚;當然,這並非水瑞觀察的重點,因為打從電梯門一敞開,灼熱的氣息如沙浪般撲面迎來,讓他有些不適地瞇起眼。
 

濃烈、炙熱、滾燙——強烈的情感猶如稠密的黏液,最後膠著成「渴望」的沼澤。
 

真麻煩。他閉了閉眼,心底再次給龍泉記上一筆。
 

玥褵緲和委託人倒是沒有甚麼反應,只是,當一行人方踏入玄關之際,房間內傳來啪啷脆響,伴隨著女子痛苦的呻吟,令人心驚。
 

「美玲!」林先生毫不猶豫奔入室內,水瑞和玥褵緲彼此相覰一眼,緊追在後。
 

主臥室內僅點著一盞昏黃小燈,冷氣被開到攝氏三度,令不大的房間宛若冷凍庫。一名外籍看護穿著厚厚的大衣,正滿臉失措立在床邊,地板上滿是玻璃碎片。
 

一見他來,看護彷彿得救似的鬆了口氣,操著不甚標準的國語道:「啊……先生!太太又發病了!」
 

「美玲!」他不顧滿地玻璃渣子,奔到床沿,握住床上人的手。
 

「水……好熱……」
 

「安娜別發呆,快去拿水來——」
 

「是的先生!」
 

玥褵緲站在門口看著這一團混亂,她難以形容那樣一個躺在床上、被病痛折磨的女人。女人面容憔悴,兩頰凹陷,一頭本該烏黑地鬈髮猶如稻草般乾枯,她的面色泛著怪異的潮紅,四肢因過量飲水而顯得腫脹。
 

最最可怕的是她的眼神——在瘋狂的罅隙中透露出迷離和思念,恍惚在絕望中仍舊希冀著甚麼,而且為了得到自身所鍾,將不計一切代價。
 

水來了,委託人將水杯塞在她手中,女子饑渴地吞嚥,彷彿烈日下迷途的旅人。
 

目瞪口呆望著女子灌下第十杯水仍不解渴,玥褵緲開始覺得事情有些嚴重,她側首尋找水瑞的身影,才發現對方不知何時站在梳妝台前,翻找著甚麼。
 

「喂喂……」她箭步上前去阻止他:「我們又不是來這裡當賊的,還是先看看她吧——」
 

「有了。」水瑞挑起唇角,篤定且專注的神情讓玥褵緲一愣,就見他從珠寶盒中勾出了一條繩子,中間穿了顆黃色玉珠。
 

玥褵緲仔細端詳這件飾品——說是飾品也太抬舉它了,這根本就是條破爛的粗編繩,繫了塊黃色蛇紋玉也罷,玉的淨度又不好,看起來渾濁不堪,跟珠寶盒中的燦燦生輝的鑽石項鍊、紅翡手環相比,顯得格外悽涼。
 

她皺起眉,不解地問:「這是甚麼?」
 

「罪魁禍首。」他輕道,轉頭對仍一臉哀戚的委託人挑眉:「我想,你有些事得好好交代一下。」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