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經決定不在這裡改版了,
會直接搬家到痞客邦去,
目前新家年版改版完成,
正在緩慢轉移資料:

http://huanmili2016.pixnet.net/blog

痞客邦右側邊欄有外掛式留言版,
可直接留言討論~
如有其他事情也可以到popo找某星,
(詳見公告臨時連載陣地)
  • 2677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連載】相思──之四

之四 物
 



最近老在電視上見到,藝人帶著出遊歸來的紀念品,被邀請上節目鑑價,經由專家火眼金睛鑑定東西究竟是珠玉還是垃圾——可惜後者的情形居多。
 

偏偏這件不是。
 

「這是我太太在敦煌夜市淘的。」好不容易安撫妻子睡下,林先生眉宇疲倦地靠在沙發上,示意安娜倒茶:「是一個路邊小攤販,攤主是個老人。」
 

他開始敘述那位攤主的衣著與神情,雖然由於時間關係,對於老人的面貌只依稀憶得那一口缺了門牙的黃板牙和矮小乾削的身形,卻仍記得老頭以粗嘎嗓音所說的每一句話。
 

那是旅遊的第四天,他們上午逛完莫高窟,傍晚就來到敦煌夜市吃晚餐。此地的天色一向黑得晚,明明已經七點,卻亮如白暨。
 

他和妻子漫步在路上,瀏覽過一攤又一攤的玉飾、夜光杯、駱駝娃娃,然後在一個老人的攤位前停下腳步,只因他的妻子打算捎點紀念品回台灣給她那群閨密姊妹。
 

「俺這裡可還有好貨!端看你們識不識!」老人賣力兜售,讓本來相中一尊玉佛的林太太,有些敷衍地表達了興趣。
 

老人似乎一點也不在意他們這種可有可無的態度,從攤下慎重地起出個不起眼的小灰盒子,打開它前手指似乎還輕輕顫抖了一下。
 

有些好奇的林先生湊上前,旋即感到失望。盒子裡頭裝了一條極為簡陋的粗繩串玉珠,這玉珠並非和闐白玉,僅是最平凡的蛇紋石;繩子破爛得脫絮,上面佈滿灰色污斑。
 

那種未經雕琢、古樸粗獷的風韻,無疑流露石器時代的審美意趣——可倘若以現代眼光來說,這是件糟糕的工藝品。
 

他和妻子彼此相覷,無須言語便心有靈犀,林先生清清喉嚨:「抱歉,我想我們還是要這個玉佛……」
 

一見顧客渾然不信,老人著急地揮劃手臂:「你們可別不信哪!這真的是文物!地道生坑貨,俺沒騙你們,俺從不騙觀光客,不信你問問街坊——」
 

「可是這……」
 

「俺沒撒謊!這東西是俺的一個朋友托俺賣的!」老人賊兮兮地瞄瞄周圍,瞧沒人注意才壓低嗓子解釋:「俺那朋友是幹……那行,哎,反正是專門下地的,他經常來俺這兒寄貨,都是些小物件啥的,別看俺這小攤破成這樣,也算道上有名的。」
 

他清清喉嚨,繼續道:「這個可是他九死一生才帶出來的,費了好大勁兒,真真正正的古玩!要知道,這一類玩意兒市面上多的盡是仿古,其他大一些的又讓國家給占去,真貨少之又少,錯過了這村兒可沒那店啦……」他拉長語氣,顯然是想賣個關子。
 

林先生皺眉,有些不耐煩,反倒林太太被勾起了興趣:「這是哪個朝代的東西呢?」
 

「應當是在漢代之前,雖然俺那朋友沒說得很明白,似乎是從關外哪裡來的……哎哎想清楚啊,尋常像這種好東西倒賣給業界那些專家學者一掛,可是大發啦!這回是他顧念老友情誼,才將這玩意兒托俺,俺看你們夫妻倆得緣,說話又懇實,要換了人哪……」
 

關外?那時候的關外不就是西域諸國?
 

二人只覺荒謬無稽,可架不住老人口沫橫飛的推薦,連討價還價都不需要,林太太便以十塊人民幣的價格將它連同玉佛一起帶上飛機,漂洋過海。
 

反正只是件小玩物,就算是漢代的又怎樣?玉飾價值主要看的還是淨度與工藝,顯然這件小東西無一具備,他們願意接受路邊攤的強迫推銷,不過是為了把玉佛的價格壓得更低罷了。
 

林氏夫妻抱持一種僥倖的、可有可無的心態,對於老人的話從沒當真,回到台灣後將玉佛送給友人,順手把那樣飾品往盒子裡一擱,轉眼就忘了它的存在。
 

水瑞幾乎要頭疼地撫額長歎了,生坑貨是啥?隨葬的東西!這種玩意兒都敢買,難道現代人真視鬼神於無物?
 

好了,他敢肯定出事的不只一人了,只怕那老頭兒急著脫手也是因為此事。
 

他以無言的目光瞅著心虛不已的委託人,直把對方瞧得冷汗淋漓,才轉頭瞄了瞄一聽見那三個字、忙不迭與茶几上的蛇紋玉飾品拉開距離的玥褵緲,深知此事沒有轉圜的捷徑,只得像龍泉說的走一趟了。
 

「好了,別躲那麼遠,又不會咬妳。」他哼笑地探手一扯,將玥褵緲拽回原位,見她仍一副畏若蛇蠍的表情,忍不住勸慰道:「雖然說是生坑貨,也許並非從墓裡挖出來的……不過,拿到這東西的人肯定去過『那兒』,或者是與『那兒』相關的某個地方。」
 

後頭幾句雖是含在嘴裡嘀咕的,卻教耳尖的玥褵緲聽個仔細。
 

「等等!」她略帶不滿地插嘴:「你別說得這麼模糊行不行,『那兒』究竟是哪裡啊?」
 

水瑞沉默了一會兒,形色姣好的唇瓣吐出一串沒有人聽得懂的長音,有點類似台語、廣東話、客家話混雜一起再加上西方的捲舌音,令在座所有人都以為自己耳朵出毛病了,掏掏耳朵,讓他再說一次。
 

水瑞不耐煩地揮揮手:「說了你們也聽不懂,這是古語方言,意思大概是曙光照耀的水澤之地……嘛,總之,去就對了。」
 

「去、去哪裡?」那個一長串像外星話的地方?那種怪地方真的在地球上嗎?委託者大吃一驚。
 

水瑞以食指點點唇想了想,倏然漾出一朵笑靨,只是那笑怎麼看都像帶有絲絲邪氣。
 

玥褵緲抖了抖,似乎……有甚麼不好的預感。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