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經決定不在這裡改版了,
會直接搬家到痞客邦去,
目前新家年版改版完成,
正在緩慢轉移資料:

http://huanmili2016.pixnet.net/blog

痞客邦右側邊欄有外掛式留言版,
可直接留言討論~
如有其他事情也可以到popo找某星,
(詳見公告臨時連載陣地)
  • 2677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連載】相思──之六

之六 行
 



陽光熾熱。
 

玥褵緲無奈地走在陌生土地上,默默忍受路人熾熱的目光打在他們身上,只不是給水瑞的是欽慕,給她的卻是輕蔑。
 

平心而論,她也長得不差好吧!至少女人該有的她都有啊!要怪只能怪前面那領頭的那位長得過份「妖孽」……當然,用這個詞不太恰當,但玥褵緲一時間找不出能精準描繪他的形容。
 

興致勃勃在和攤主殺價的某人一襲簡單T-shirt和牛仔褲,胸口掛了個銀質雪花項墜,綁在腰際的外套是方才嫌熱才脫下來的。整體打扮明明就像個正在放暑假的大學生,可偏偏這人硬是能將一身邋遢穿出品味,真是讓她匪夷所思。
 

「小緲,妳看這個如何?」水瑞揚高了手中印有小孩鬼畫符般的藍色絲巾,上頭有隻看不出是魚還是蛇的動物,正張嘴傻笑。「好看嗎?」
 

「……你要送誰?」玥褵緲眼神死了一半。
 

「龍泉。」
 

「喔,很適合他。」死道友不死貧道,反正龍泉應該……咳咳,不會介意。
 

水瑞點頭,轉過身便對著攤主放電,不到半分鐘就以兩折價買下了絲巾,還附贈數條可愛的小手帕。
 

「喂喂,你究竟要玩到甚麼時候?」抱著一堆戰利品——其中絕大部分是攤販的熱情款待——玥褵緲忍不住嘟嘴抱怨:「別忘了林太太還等著我們去救呢,都已經玩了三天,也夠本了吧?」
 

是的,打一踏入敦煌,連行李都來不及卸下,水瑞便拖著玥褵緲逛莫高窟,不僅利用美色插進人家解說團一路聽到底,甚至上午聽完聽下午,足足在那兒泡了一整天。
 

第二天她眼見水瑞包了部車,想說終於該去那甚麼饒口又神秘的地方,結果他只是想跟著旅遊團進魔鬼城參觀,順便在回程時繞到陽關後面去騎馬……雖說一看到有馬可騎她也忍不住玩興大起,可她還是沒有忘記正事啊!
 

才不像某人,吃別人的、用別人的、花別人的錢買紀念品買得心安理得,卻一點行動也沒有——君不見,那林先生的眼神從最開始的焦急,到現在的絕望嗎?就連今天水瑞提出要去沙洲市場,他也只一臉頹喪癱在床上,有氣無力地擺擺手說再見。
 

玥褵緲合理懷疑,該不會他們一回旅館,就聽見有人在臥室裡燒炭自殺吧……
 

水瑞側首瞄了她一眼,心不在焉地望著兩旁攤販:「不急,反正離立夏還有好幾天……況且在那之前,我也想確認一點事。」
 

「立夏?你說二十四節氣的那個立夏?說起來是還有幾天……不過這跟——喂!你去哪?」
 

不顧玥褵緲驚詫地叫喚,水瑞像是突然發現了甚麼,將手上剩餘的紀念品往她懷裡一塞,匆匆穿入人群,轉眼就消失蹤影。
 

「搞甚麼……」玥褵緲捧著滿懷的物品,一臉茫然。由於人潮眾多,加上滿身負累,想來也不可能追上一溜煙跑得比兔子還快的水瑞
她索性逕自逛了逛市場,買些零食後才轉回旅館,反正那麼大的人了,再怎樣鼠竄也不可能把自己弄丟。
 

旅館面臨大街,距離沙洲市場只有一兩站的路程。
 

為求方便,水瑞入住時只訂了一間單人房、一間雙人房,她用鑰匙打開隔壁的房門,林先生已經不待在床上挺屍了,反倒端坐房間小桌前查閱地圖,嘴裡念念有詞不知道嘟囔著甚麼,一見玥褵緲推扉而入,立刻跳了起來,迭聲追問:「怎麼樣?水大師發現了甚麼?我們何時要出發?」
 

「蛤?」甚麼跟甚麼,被問得一頭霧水的玥褵緲,狐疑地望著對方精神振奮、恨不得一個打十個的模樣,這又是吃錯了甚麼藥?
 

「水大師讓我先了解附近公路和地形。」確定水瑞沒有跟著,林先生一屁股坐回去,撓撓頭:「還有準備三人份的野營裝備,像是帳棚、睡袋、瓦斯罐之類的,聽說要進沙漠。」
 

「沙漠啊……該不會是塔克拉瑪干吧?」想到就頭皮發麻。
 

「不到那麼遠。」
 

伴隨著門被打開的聲響,水瑞大步流星跨進房間,順手將堵在門口的玥褵緲像搬石頭一樣朝內推了推。
 

「欸?你回來囉?怎麼那麼快?」玥褵緲滿臉狐疑。
 

「哦,只是找人確定了一下。」漫不經心隨口應答,水瑞踱到自己床前,將行李箱提上床,敞開翻找:「備齊了嗎?」
 

這話顯然是針對苦主,冷不妨被問住,林先生訥訥回應:「嗯?啊、啊……都備齊了,晚上會有人送來,不過……」
 

「等等,理我一下啊——」玥褵緲跟著轉至他對面,毫不客氣把紀念品全倒在被單上:「好歹先告訴我你方才幹嘛去了,還有我們究竟要去哪裡、去幹嘛啊?不管是過刀山還是下油鍋,先讓我有個心理準備吧,我不想死得不明不白啊——」
 

驀然停下所有動作,水瑞抬頭,幽幽地望著她,直瞅得她心底發寒,雞皮疙瘩爬蔓全身,正暗忖是否乾脆佯裝大姨媽登門窩在床上扺死耍賴算了,卻突然聞得噗哧一聲。
 

「小緲妳真可愛,刀山油鍋甚麼的,我並沒有說要去十八層地獄參訪啊。」水瑞嘖嘖有聲,豎起食指:「好啦,該費的周折還是要費的,等等發妳一道免死金牌如何?」
 

「那玩意兒有個毛用!」
 

「保妳最多只半殘。」
 

「滾!」

 
「那個,水大師啊……」被橫掃過來的銳利目光威脅,林先生立刻改口:「咳,我是說水先生,您吩咐我準備這些用品,是要進塔克拉瑪干沙漠?貿然穿越沙漠很危險,還是找個熟悉當地情形的嚮導吧。」
 

「說得好。」他從行李內掏出一枚竹筒,翠色竹節上方緊栓著木塞,左右輕晃時,筒內發出咕波碰撞的聲響,像是盛裝了甚麼液體。
 

水瑞一面側耳傾聽,一面緩緩道:「的確是要進沙漠,不過找嚮導可沒門,畢竟我不認為幾千年過去,還會有人熟悉通往『那兒』的路。」
 

「幾、幾千年?」玥褵緲大吃一驚,豁然開朗:「難道就是出行前,你所提過那啥詭異的古方言平原……」

 
「是曙光照耀的水澤之地。」水瑞把竹筒收入隨身背包,一副「孺子不可教」的神情。「你們知道嗎?早在林夫人之前,已經有三個人因此暴亡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