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經決定不在這裡改版了,
會直接搬家到痞客邦去,
目前新家年版改版完成,
正在緩慢轉移資料:

http://huanmili2016.pixnet.net/blog

痞客邦右側邊欄有外掛式留言版,
可直接留言討論~
如有其他事情也可以到popo找某星,
(詳見公告臨時連載陣地)
  • 2676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連載】相思──之七

之七 追



 
小巷子裡蜿蜒迂迴,他飛快追過轉角,將人堵在死巷內。
 

那是個乾瘦、矮小的老人。或許是長年抽菸的緣故,老人擁有一口黃板牙,缺少的兩顆門牙,讓他說起話來有些咬字不清,卻總能滔滔不絕、頭頭是道,哄得上門光臨的客戶乖乖掏錢。
 

方才水瑞瞧見他在角落擺地攤,還留心觀察了好一陣子;攤子上都是些尋常的紀念品,多半是現代工藝所仿製成,然而他從攤子下面的小抽屜所取出的東西,卻倒是真假參半。
 

不過老人一雙照子渾濁,看人卻極準,有些觀光客駐足,他只是任其瀏覽攤上擺件,也不開口招呼;有的人只要一光顧,他馬上寒喧兩句,若對方透露出一絲意願,便抽屜裡翻出貨來推銷。
 

水瑞默默比對兩者的差異,察覺後者幾乎都是外國觀光客,也就是說他們只針對國外進行銷贓?他勾起唇,事情好辦了。
 

於是他來到攤前,一副涉世未深、人傻錢多樣,同時不經意將名牌皮夾落到地上。
 

老人上當了,殷勤為他解說攤上擺件的寓意,水瑞則適時展現對這些廉價工藝品的不屑一顧,刻意強化自己與當地人不同的口音,果不其然,老人又從小抽屜掏出玉璧,自吹自擂此乃漢代王侯墓剛出土的新鮮貨。
 

水瑞蹙眉望著這隻玉璧,表層的確有乳丁紋,可是沁色不太對,真當他是冤大頭?
 

「……要知道這可是千載難逢的——」
 

「行行行,廢話少說。」水瑞盤著手,不耐煩地打斷:「如果只有這樣我在台灣也買得到,何必跑到你這攤上買,況且又沒保證書。」語畢,瞥了眼手機,狀似打算離開。
 

小老頭兒急忙喚住他:「哎哎,等等啊,看不上這個俺還有更好——」
 

「更好的?」水瑞狐疑,頓了頓,像是突然靈光閃現:「對了,既然是鄰近玉門關,那西域諸國的文物總有吧!我們那兒罕見得很,你這裡不曉得有沒有啊?」
 

孰料老人一聽見這句話,臉色丕變,瞪他的樣子彷彿撞了鬼:「你、你這是甚麼意思啊?啊?你到底是甚麼人——」
 

水瑞一怔,還未反應,老頭兒已察覺到自己態度徒惹嫌疑,倏然起身,滿臉漲紅——也不知是惱怒還是恐懼——連連揮手,粗聲粗氣地驅趕:「走、走!俺今天不開張了,真他媽的晦氣……俺這裡甚麼都沒有,別看了,去去去!去別家找去吧!」說著還真的快手快腳收拾起行當,準備打包。
 

默默將老人顫抖的手,以及極度隱忍的眉眼納入心底,水瑞佯裝不屑地嗤了聲,落下酸語:「搞甚麼啊,真當我愛來不成?走就走,甚麼鬼……」旋即頭也不回閃人。
 

眼看著他走得毫不遲疑,老人頓了頓手,垂下眼不知想了甚麼,居然乾脆一撒手,扔下滿攤子古玩工藝品,抄小路跑了。
 

「嘖。」沒走遠、而是躲在遠處牆角的水瑞,顧不得隱匿形跡,追趕上去。
 

不過從老人的詭異行徑看來,想必出事了,且還是大事,才會引得這狡詐的亡命之徒亂了心神,連一句輕描淡寫的話都提不得。
 


 

「咳……我們能暫停一下嗎?」玥褵緲比了個T字手勢,同時瞥了眼早在聽見「暴亡」二字便嚇得魂不附體的苦主:「你是說你剛剛去追的,正是那個賣玉石給林先生夫妻倆的老人?」
 

水瑞啪吱一聲,扭開寶特瓶:「喔,對啊。」
 

砰!玥褵緲一個拍桌,震得委託人一個激靈,只見她眼中冒出熊熊火焰,咬牙切齒:「那你怎麼沒把那混蛋抓回來!賣這種害人的東西……好歹也先叫我一聲,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啊!」
 

「然後讓妳在路上就先將人胖揍一頓,打得生活不能自理,引來路人圍觀、公安注意?」睨了眼陡然心虛的她,水瑞哼笑:「不需要……應該說一開始不需要,訴諸武力是逼不得已的手段。」
 

「那你找他作甚麼?」玥褵緲這下徹底迷糊了:「確定這東西從哪兒來?不對,這點我們已經確定了……死了三個人又是怎麼回事?」
 

「俗話說:有一就有二,我去找他是想問問還有多少東西流出來,又流往何方。」盤著手,他把玩著寶特瓶,神思遠颺。
 

他將老人堵在巷子裡,縱使老人並非省油的燈,用哨音喚出了一海票打手,但放倒他們對水瑞而言,不過五分鐘的功夫。
 

於是在橫臥一地的自己人中,老人臉色鐵青、瞠目結舌,再瞧見笑容可掬、逐步逼近的水瑞,終於一個倒蹲兒跌坐在地,哇哇大叫。
 

「別、別!你要甚麼俺給、要錢也可以——」
 

水瑞粗暴地揪起他的領子,把人提了起來:「誰希罕你那點錢。你賣給別人的蛇紋玉頸繩還有沒有?」
 

「甚麼蛇紋玉——」
 

「別裝傻!你明白的。」水瑞使勁一晃,顛得老人骨架都要散了。「若真的不知道,你方才在攤子上緊張甚麼?快老實交代。」
 

晃得頭暈,老人不得不吞吞吐吐回答:「有、還有。都給埋在一個建築工地上,全都在那裡,不信俺可以帶你去瞧瞧……」
 

水瑞表情莫測盯著他好一會兒,才緩緩鬆開人。老人一面拍拍胸口壓驚,一面領著他抄近路穿越民宅。

 
老人所提及的建築工地就在一公里開外,不算太遠,聽說是前年勞資糾紛爆發後便擱置了下來的荒廢工地,現在成了野貓、野狗跟流浪漢們的棲身居所。
 

期間老人並非沒有試圖開溜,但都被水瑞神來一腳給踹翻——你說這人是不是未卜先知?怎麼他才動心起念就挨了遭?老人摸摸鼻子,第N次掙扎起身,終於灰頭土臉地打消逃跑的念頭。
 

工地附近有些荒涼,久暴在空氣中的主鋼樑儼然已被鏽蝕得無法修復,地面凌亂置放著細長的鋼筋、木板和水泥袋;不遠處還有一座垃圾山,散發出濃濃惡臭,想來這裡早已被附近居民當作臨時垃圾場。
 

水瑞跟著老人小心翼翼繞過垃圾山——疊得太高,免不了山崩危機——來到工地後方,就在樹蔭下,挖出了他們想要找的東西。
 

水瑞打開布包巾往內一瞅,便往老人面前遞,嚇得他猛然朝後踉蹌數步:「你自己數數,數目對不對。」
 

老人縮瑟了身子,哪怕已退開半米遠,他依然戰戰兢兢,只敢飛快掃過去,彷彿布包內的東西不是簡陋的玉石飾品,而是一眼就會奪人性命的妖怪。「沒、沒錯,就這些了。」
 

「就這些?」水瑞嗤之以鼻,顯然不太相信:「不可能,那裡能拿到的不只這樣,你最好老實說清楚,如果漏了甚麼,當心這玩意兒鬧得你性命不保。」
 

性命?老人怔怔咀嚼這兩個字,旋即受到甚麼提示般跳了起來,一個箭步撲上前抱住水瑞的腳,臉皺得跟朵老菊花似地哀嚎:「大仙!您肯定是真主派來的大仙!大仙明鑑、大仙明鑑,救救俺一家老小的命啊——」
 

……煩死了。
 

而且真主跟大仙有個半毛錢關係啊!
 

水瑞深吸口氣,甩了兩下腳沒甩開,以極度隱忍的口氣笑言:「你再不閉嘴、鬆手,別說真主了,連閻王我都能讓你見。」
 

哭號頓了頓,老人識時務地收聲、放手,舉手端出個「別開槍」的姿勢。
 

唉,心好累。水瑞扶扶額角,沒好氣道:「還不滾過來說清楚,再磨蹭人就要死光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