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經決定不在這裡改版了,
會直接搬家到痞客邦去,
目前新家年版改版完成,
正在緩慢轉移資料:

http://huanmili2016.pixnet.net/blog

痞客邦右側邊欄有外掛式留言版,
可直接留言討論~
如有其他事情也可以到popo找某星,
(詳見公告臨時連載陣地)
  • 2676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連載】相思──之十

之十 途




依照水大師指點,以古水作引,於水岸邊祭舞,便可在夏至那一日抵達曙光照耀的水澤之地;換言之,通道自會延展在他們面前,無須在茫茫沙漠裡大海撈針。
 

……雖然玥褵緲真的頗懷疑這點。
 

施了點障眼法,躲過搜尋、順利混出觀光園區後,三個人攜著滿車野營裝備,像群有勇無謀的傻瓜,連嚮導都不帶,目的地、旅途時數不明,端仰賴水瑞沒來由的自信,駛入縱貫羅布泊的公路。
 

這期間,玥褵緲幾乎化身為百萬個為甚麼,窮追猛打死要水瑞招供:不外乎是執念的起源、怎麼會知道那個奇怪的地方、為甚麼光聽敘述,馬上就展現一副經驗老道的模樣、為何車手一家無一倖免,委託者本人卻毫髮無傷(林先生擠出難看的苦笑)、盜墓賊明明不曾獻舞,居然到得了那裡又是怎麼回事……等等等等。
 

水瑞依舊只揀自己想回答的解釋:「當然是因為我曾經去過啊,不然妳以為我是神……」頓了頓,發覺這句話似乎有歧意:「哎呀,以前和龍泉那小子去過一、兩回,跟這次的遭遇很像,都是他所醫治的病人突發疾患、藥石罔效,才順瓜摸藤找到那兒……
 

「啊,說起來雋雪也知道,因為最早是由她發現那個地方,畢竟她對執念相當敏感……不過沙漠高溫,我們沒讓她來,每次都是龍泉當挑夫,我跳祭舞。」
 

玥褵緲扁眼,捨不得女魔頭受苦,就忍心讓她風吹日曬?當她皮糙肉厚嘛!
 

……不知道有沒有可能夥同銀犽蓋他布袋?
 

「至於第二個問題,就得問問咱們的委託人。」水瑞拍拍明面上專心駕駛、卻伸直耳朵使勁兒偷聽的林先生,令他措手不及。
 

「問、問甚麼?」
 

「問龍泉有沒有給你甚麼寶貝啊!」水瑞嘻嘻一笑,語氣委實不正經。
 

寶貝?委託人苦思冥想,終於啊了一聲,語氣略微躊躇:「香包……算嗎?」話音未落,便從口袋掏出一個皺巴巴的粽子香包,若非他刻意提起,玥褵緲簡直要以為這是哄小孩的玩具。
 

據說這是龍泉在得知他太太的病因後,特意讓他佩帶在身上,不准拿下來的。
 

水瑞接過香包,瞇眼觀察了好一會兒:「沒錯,這裡頭封有一縷劍罡。」
 

「劍罡?」
 

「劍是凶器,罡是烈風,一般武俠片裡的俠客不是都會用劍氣劃破敵人衣服嗎?劍罡是劍氣的升級版,破壞力更為驚人,同時也保留兵器特有的煞意。」他彈彈香包:「簡單來說,這個香包像是一個極度霸道的防護罩,甚麼玩意兒想要逾越楚河漢界都得拼過它,雖然只有一縷,但也夠消磨那些執念了。」
 

委託人張口結舌:「這樣,那……」
 

「我知道你想說甚麼,給你太太用是不?」水瑞將香包遞過去:「別想了,這就彷彿一帖虎狼之藥,你太太的身體禁受不住如此濃重的煞氣;但相反地,若由你佩帶,它反而能在靠近你太太時順帶將她納入保護,阻隔執念騷擾。」
 

睨了他如喪考妣的神情,水瑞嘖嘖有聲,寬慰道:「就說了,莫、多、想——龍泉作事並非毫無道理,總之事情我們也快解決了,回去包準還你一個健健康康的夫人。」
 

「奇怪,既然你們都知道肇事原因,為甚麼不封個結界甚麼的,省得有人進進出出,又產生一堆受害者。」何況,龍泉一向好管閒事,秋某人亦非吃素的,兩人聯手,還怕毀不掉世界……不對,是還怕擺不平此事?玥褵緲登時難以理解。
 

「有呀,至少我們訂立了遊戲規則。」水瑞漫不經心,捲了捲已經快要自然風乾的長髮:「古水路引、祭舞、夏至……條件齊全後,通道才可打開,光這三點至少杜絕了95%以上的尋常人進出。」
 

玥褵緲才沒讓他唬住:「可那些盜墓賊又怎麼說?他們也進去啦。」
 

「那是因為當時的環境跟氣候格外特殊。」水瑞思索片刻,從水壺裡倒了一杯水,接著從衣服上捻下一片不知從何處沾來的樹葉,冉冉鬆手,讓翠綠的葉子漂浮於水面:「妳瞧,人就好比這片葉子,在未施加外力的情況下,它只會漂浮於水面,與象徵其他維度的杯底永遠是兩條平行線,互無交集,可是……」
 

他從前置物廂掏出一支原子筆,探入杯中旋轉攪拌,水波盪漾,綠葉隨著他的動作在載浮載沉,時而左右打旋、時而上下飄忽,玥褵緲注意到有些時候這片葉子甚至會觸碰到杯子底部。
 

瞥見她若有所悟的模樣,水瑞抽回筆,甩水瀝乾:「黑風暴就是這枝筆,攪亂當地的磁場和氣流,人在那瞬間猶如葉子,在空間與時間極度不穩定的狀態下,有可能會無意間碰觸另一個維度。
 

「老頭的原話是:『一晃神就到了那兒』、『沒人說得清怎麼去的』,恰巧印證了這一點,因為他們並非跟我們一樣走正規通道,反而藉由不穩定的空間交疊,誤闖進那裡;講白話點,就是被瞬移了。」
 

哇哦——玥褵緲立刻秒忘被無良老闆抓丁的心酸歷程,對前途躍躍欲試:「這不就跟穿越同一個原理?眨眼就到了不同世界。」
 

「哪有那麼高端,充其量僅是瞬移。」水瑞哼哼:「那塊地又不脫離這個世界,僅是維度有些特殊……啊,嚴格說起來,大抵跟幽靈島、移動湖、不存在的鬼村那種怪談好發地雷同吧!」
 

語畢,降下車窗,順手連水帶葉潑了出去。
 

晌午方過,炙陽當空。
 

玥褵緲的目光流連在那片翠葉上,看它猶如折翅的蝴蝶,濕漉漉地擱淺在路旁,眨眼間便被烈日下的柏油公路蒸乾;車子狂嘯疾馳,夾帶砂礫的風一捲,再也不見綠意蹤影。
 

感到自己也被兜頭罩了瓢冷水的她,吃力地運轉生鏽的腦迴路,慢慢意識到水瑞說了甚麼。
 

幽靈島、鬼村、怪談好發地……跟這些同等級嗎……
 

玥褵緲呵呵:現在跳車,似乎、彷彿、好像有點晚了?
 


 

窗外的景色極度單調,不由讓人聯想起在雪山隧道中開車的無聊感。
 

放眼望去,蒼穹是一大片鈷青藍瓷,因夕陽西照,靠近地平線的位置染上了一抹胭脂紅;由於先前撞見攔檢站,為避免麻煩,他們抄了不知名小路,轉入一片野生的雅丹地貌,大大小小的土丘模樣煞是千奇百怪,錯落成一座龐大的迷宮,綿延不絕,令玥褵緲難以想像一旦身處其中,要怎麼樣才能不迷失方向。
 

——好在水瑞最終指引他們轉了出來。
 

羅布泊沒有路,更正確的說法是哪裡都可以是路,他們穿梭在千篇一律的戈壁中,與礫石、偶見的沙棘為伍,這片沙漠著實不負「死亡之海」的名頭,未存一息生機。
 

大約半個小時水瑞會觀察一次方位,研判是轉彎還是前行,並讓林先生小心避開鋒利如刀的頁岩,可他的指令一向輕鬆隨性,例如:「嗯,往前走好了」、「左邊看起來比較順眼」、「這裡似乎哪條都可以,那就右邊、右邊」,即便在他的引導下沒有遭遇死路,卻依舊加深了玥褵緲的擔憂。
 

事實上,在此之前他們曾發現前人遺留的車轍,痕跡清晰、鮮明,應該是剛過去沒多久,但水瑞卻選擇與車轍背道而馳,顯見他們即將深入的是無人區,縱然翻車出事了也叫天不應、叫地不靈。

 
應該走得出來吧,畢竟他都來過好幾回了……滿腹懷疑的玥褵緲掏出手機,完全沒有信號,這下連求救電話都撥不出去了,好在她隨身攜帶傳訊符,打算苗頭不對就Call那女魔頭萬里跋涉來救人。
 

車子揚起的沙塵久久難散,極目遠望,四野空曠,她瞅著這蒼茫淒美的景色許久,直到睡意襲身。

 
「睏啦?」注意她掩下一個呵欠,水瑞側首瞄了一眼,笑道:「還有一段路,先睡一會兒,晚上有活要幹。」
 

「唔嗯……」腦袋昏昏沉沉,玥褵緲隨意頷首,裹緊毛毯:「那我睡了,到地方再叫我……」
 

模糊的尾音消失在中斷的意識裡,知覺逐漸遠離,渾身鬆軟,宛若被海水擁抱一般,朝著闃黑的深淵緩緩下墜。

 
在那裡,她做了一個夢。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