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迷離

關於部落格
已經決定不在這裡改版了,
會直接搬家到痞客邦去,
目前新家年版改版完成,
正在緩慢轉移資料:

http://huanmili2016.pixnet.net/blog

痞客邦右側邊欄有外掛式留言版,
可直接留言討論~
如有其他事情也可以到popo找某星,
(詳見公告臨時連載陣地)
  • 264699

    累積人氣

  • 3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連載】相思──之十二

之十二 因
 



「真的……要這麼作嗎?」
 

「不要磨蹭了,你是男人吧!果斷點,還想不想救你老婆啊!」
 

可是、這樣真的、不會死人嗎——林先生欲哭無淚扯著手中金絲縛咒的紅繩,繩子的另一端則分成了五束,牢牢繫在玥褵緲四肢和腰際。
 

而她,端持一把朱漆大弓,岔開雙腿直挺挺站在越野車頂棚,活似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三國武將,正準備勇開無雙大絕,深入敵營。
 

「準備好了沒有?要上路了。」恐嚇完委託人的水瑞從駕駛座窗口探出腦袋,朝玥褵緲問。
 

她咬牙切齒,氣勢萬均回應:「來、吧!」
 

哼哼哼哈哈哈哈哈,不就是鎮守車頂,看到有東西追過來就全部射掉嘛!附加一個飆破時速一百公里的飛車追逐,依靠這些看起來異常脆弱的繩索,想辦法不要被甩下來又算甚麼!
 

放心這就跟讓她行軍打仗、立馬挽弓一樣輕鬆簡單來塊小蛋糕——
 

見鬼去吧!
 

「喂我警告你要是沒拉好摔我下車,小心老娘從十八層地獄爬上來啃你的骨、啖你的肉、鬧得你家宅不寧、妻離子散、子孫代代不孝——」已經慌得口不擇言,渾然化身含恨厲鬼的玥褵緲,朝著快要嚇哭的林先生賣力嗆聲,她才不管這傢伙僅是普通人,能有多大的臂力穩定發揮於速度及反作用力雙乘的玩命終結站上,她只在乎自家小命絕對要保住!
 

水瑞涼涼安慰:「放、心、啦,這泡了咒水的繩子跟鋼纜沒兩樣,又有扶繩者的陽氣加持,摔不著妳的,最多只會被甩飛……」
 

「靠夭!你怎麼不自己上!」玥褵緲立刻咆哮。
 

「我不諳狙擊嘛。」兩手一攤,水瑞表情聖潔無辜得宛如一朵娉婷白蓮:「再說了,以前這活兒都龍泉幹的,我不會啊!」
 

簡直無恥到極點——七竅生煙的玥褵緲磨牙,摸了摸腕上的紅繩,這等法器想也知道出自誰的手,她要是有命回去,絕對要隔離這貨跟女魔頭的往來!兩個狼狽為奸的傢伙!
 

「回去我定要找人查封你的破酒吧——哇啊啊啊啊——」話音未落,車子猝不及防地駛動,令玥褵緲身子一晃,差點失足落馬,好在繩索捆得牢固,才沒一滾三千里。
 

穩住重心的她不由得破口大罵:「搞甚麼啊!出發也不先通知!」
 

「沒時間閒聊啦,追過來了,準備迎戰。」水瑞盯著前方,油門一踩,方向盤轉了半圈,恰巧避開後方一道飛馳而至的流光。
 

瑩白流光猶如小型彗星,擦過輪胎撞擊地面,瞬間無聲無息化為一簇慘青火焰,熊熊燃燒;然而這遠遠不夠,緊接著無數流光儼然如機關槍掃射,朝著越野車窮追猛打,剎那間委託人幾乎要以為自己搭乘的是一輛可憐的玩具車,展眼就會被擊中而翻覆。
 

可這一切不過僅存於他的腦海中,水瑞彷彿未卜先知般抓住每一個旋轉方向盤、踩踏油門和剎車的時機點。煞車聲刺耳尖銳,在林先生急促的呼吸間此起彼落,譜不了甚麼悅耳動聽的新曲,卻輕巧躲過每一次死神落下的鐮刀。
 

事實上,在這迫在眉睫的生死關頭,林先生很難不閃爍人生跑馬燈,可能是驚嚇導致反射弧恢復正常運作,原本衝衝衝的堅定信念頓時化成了:「我怎麼待在這兒」的可笑與荒謬。
 

是啊,他居然陪著一個美到可以去設仙人跳斂財的酒館小老闆,和一個隨時風風火火、一驚一咋的女人,在死亡沙漠裡,駕車跟一些怪東西玩捉迷藏,去找一個鬼才知道存不存在的古地域——哪怕是正常人也早該被確診發瘋了!
 

可即便如此……掌心沁滿汗水,黏膩不堪的觸感讓繩索一點一滴從手中掙脫,委託人緊咬牙關,使出吃奶的力氣再度拖了回來,哪怕被摩擦得熱辣疼痛,也決不放手。
 

打從他聽聞傳聞,並決定求助於龍泉時,就存著破釜沉舟的心理準備。
 

那是一個在醫院裡流傳已久的怪談,很多醫院都有這一類的傳說,但惟獨這個傳說是各大醫院共通的:他們謠傳,在杏林界有一位永不退休的「老學長」,常常混入醫師群中,替病人診治。
 

與祂共事的醫護人員當下無人察覺不對勁,甚至視為理所當然,但往往在祂離開這家醫院輾轉至他處後,才會回味過來,卻盡皆記不得祂的模樣,隱隱約約印象裡似乎有這麼一位同仁,可又叫不出名字與來歷。
 

由於祂不害人,更多時候是救人的存在,於是大夥兒便公認祂是醫界的「老學長」。
 

想當初林先生聽聞此事時,煞是嗤之以鼻,然而萬萬沒想見有一天真遇著了,卻又不得不求助於對方。
 

太太發病後,到處尋醫求診已成了每日必修的功課,由於本身職業緣故,讓他積攢了不少人脈,可全島醫院轉來轉去,身體檢查都說沒問題,建議林夫人接受心裡治療,這讓瀕臨崩潰的林先生幾乎絕望。
 

最後,他將妻子轉往友人介紹的北部醫學中心,就是在那裡遇見了龍泉。
 

彼時,他盯著那自稱主治醫生,卻染著一頭非主流淺水色短髮、戴著幽藍美瞳的男子,目瞪口呆。
 

龍泉一身白大褂,望了他一眼,登時咦道:「真稀奇,幻術似乎對你不起作用啊。」
 

他顫抖著手指著對方:「你、你、你你你的頭髮……」
 

「哎,這個嘛,不重要啦。」輕描淡寫帶過,龍泉仔細探看躺在病床上沉睡的林夫人,轉身跟醫護人員詢問了些甚麼,得到肯定答覆後,便轉向他:「住兩天觀察一下。晚上是你陪床看護?」
 

「呃、是,是的。」
 

「那就好。」露出別有用意的笑容,龍泉朝實習醫師頷首,後者心領神會接下解說工作,直至離開,龍泉仍維持著一副意味深長的模樣。

 
起初,委託人壓根兒不明白對方的暗示,等到深夜三點,龍泉突然出現在病床旁把他搖醒,他才恍然大悟。可當龍泉介紹他去找一位酒館小老闆,聲稱對方是專家、有辦法治療妻子的怪病時,林先生大為光火。
 

醫生的工作是運用各種經過實驗證實有用的科學手段救治病人,他卻推薦一個、一個……怎麼說呢?神棍吧,推薦他去找一個裝神弄鬼的酒館老闆,這算甚麼事兒!
 

因此在當下,他斷然拒絕了這個可笑的建議。
 

龍泉聳聳肩:「那好吧,既然如此我先幫你壓一陣子,可是這只能治標,真正治本的方法還是要去找那傢伙。」
 

他不知道對方動了甚麼手腳,可自那天起,妻子的病情彷彿得到了控制,發作次數與時間大幅縮短,他心底高興,認為痊癒有望,遂向醫院申請居家療養。
 

龍泉給了他一個護身符,讓他無論甚麼事都不要離身,批准了離院申請。


他將信將疑戴著護身符,結果不過兩個月,妻子病情再度惡化,來勢洶洶,幾乎時時刻刻無法停止飲水,林先生才又既慌亂且懊悔地去尋龍泉,卻被告知醫院裡根本沒有這號人物!
 

他腦海中一閃而過關於「老學長」的都市傳說,聯結到那不似人的髮色和眼瞳,龍泉的身分立刻呼之欲出。
 

可哪怕他不是人又怎樣呢?只要能救美玲、能救他老婆,就算把靈魂賣給撒旦也在所不惜!抱持這股信念,他開始動員人脈在全台灣的醫院搜尋龍泉下落,最後於花東發現了他的行蹤。
 

他備上厚禮登門拜訪,見到舊識,龍泉仍然嘻皮笑臉:「唷,最近好嗎?」
 

林先生撲通一下,雙膝跪地:「請您救救我太太。」說著便要磕頭,卻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托了起來。
 

「就說了要去找專業人員。」龍泉斜倚在窗台邊,雙手環胸,氣定神閒道:「我是可以去,但是這幾週實在太忙……不過我想那傢伙自己就能解決。吶,這裡有他的名片跟聯絡方式,你就去找這位『水大師』吧!」
 

於某個關鍵名詞上重重咬字,他
戲謔地眨眨眼,遞上酒館老闆的私人名片,隨即吩咐寥寥數語。
 

事實證明,這位「水大師」雖然愛玩愛鬧了些,有時還很惡劣地整人充作娛樂,可對方甘願不辭千里、橫渡海峽,跑來這異鄉之地為他奔波,足以讓他作牛作馬半輩子聊以報答了。
 

眼看離治癒妻子的怪病僅一步之遙,怎可功虧一簣敗在這裡呢!
 

林先生吸了口氣,將繩索握得更牢了些,彷彿回應他的決心,紅繩表面流動著一絲絲金芒,讓玥褵緲感到像是有人正穩穩扶著她的背、托著她的胳膊。
 

她不明所以地回頭一望,沒察覺甚麼異樣,只得再度面對襲擊而來的流光,緩緩張弓。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