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迷離

關於部落格
已經決定不在這裡改版了,
會直接搬家到痞客邦去,
目前新家年版改版完成,
正在緩慢轉移資料:

http://huanmili2016.pixnet.net/blog

痞客邦右側邊欄有外掛式留言版,
可直接留言討論~
如有其他事情也可以到popo找某星,
(詳見公告臨時連載陣地)
  • 266246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連載】相思──之十三

之十三 噬
 



「沒有害的東西一多,可也會淹死人的。」一本正經將紅繩繫在玥褵緲手腕,水瑞刻意上下扯動繩索,確保活結萬無一失:「魂火與夢焰本身無害,卻不完整,同時它們受所沾附的慾望所牽引,對執著的事物特別敏感。這些東西會渴求生靈身上無缺的部分,用以填補自身的缺憾,一旦被成群的魂火夢焰啃噬,便容易造成精神領域的崩潰。」
 

瞧著玥褵緲似懂非懂的模樣,水瑞想了想,再度開口:「龍泉曾經接手某個病患,正是在大漠旅行時被整群魂火吞噬,後來雖僥倖獲救,但精神層面支離破碎,不僅認不得人,還出現妄想、幻覺、胡言亂語、肢體僵硬等症狀,醫學上術語稱作思覺失調……換言之就是發瘋。」
 

玥褵緲緊張地嚥口水,戰戰兢兢問:「那那……後來他有好轉嗎?」
 

水瑞搖頭:「求診太遲,神仙難醫。通常被吞噬後的情況因人而異,有的人在幾年後逐漸修復精神領域,重建自我;不過絕大部分就這麼渾渾噩噩一輩子……好了,就戰鬥位置吧!」水瑞驀然一拍玥褵緲的背,示意她爬上車頂。
 

「射日弓貯日光精華,陽氣偏重,夢焰與魂火本質屬陰,畏懼羲和之力,用弓箭來擊破它們再適合不過了。不過它們狡猾得很,妳可要當心,抵達目的地之前,別讓我們這輛小車被吃了啊!」
 

廢話!她也不想被吃成瘋子好嘛!
 

玥褵緲咬牙滿弓,結合出發前水瑞一臉「放心這對妳一點都不難」的神情,對比現下等同溜溜球、彈出去又滾回來的窘境,刻骨銘心地感受到甚麼是真正的「坑爹」。
 

……倒是水瑞明言倘若她抗敵有功,回去之後的盤子全給免洗。
 

嗯,怪不得世人說賭博代價高,誠不欺也。
 

瞧瞧,她現在正用命來還。
 

欲哭無淚的玥褵緲緊盯後方,赫然發現越野車行經處,微微發光的沙面冒出大量泡沫般的光團,分散後模樣像極了某動畫裡的煤炭精靈,可惜這洗白版凶殘得多了,糾結纏繞、擰成一枚枚砲彈,像群瘋狗似地窮追猛打。
 

沙塵飛揚,經夜風一捲幾乎要迷了她的眸,汗水冉冉從額際滑落,眼前的一切搖晃又重疊,玥褵緲維持張弓的動作,努力踩穩腳步,趁著水瑞即將緩速的間隙,鬆手——
 

嗖——無形的箭矢破空疾馳,以雷霆萬鈞之勢迎擊流光,卻彷彿撞上一堵堅實透明牆,玉石俱焚地炸裂開來,玥褵緲只聞得清脆碎響,旋即被玻璃渣潑覆滿身,一些餘緒殘片融入皮膚,頓時千般雜念宛若惡虎一湧而上:對命運的埋怨、對死亡的恐懼、對生靈的憎妒……對未竟世事的留戀。
 

但她僅恍神了須臾,便重拾冷靜。
 

看樣子,射擊時不能離車身過近啊。吸了口氣,玥褵緲若有所悟,身體微屈,配合著水瑞瘋狂的飛車技術,趁隙抓穩平衡點,角度挪低再度舉弓。
 

方才那一箭到底讓她找回了手感,哪怕早已多年未挽弓騎射,沉眠於體內的記憶仍像是逐漸綻放的花苞,緩緩舒展。
 

她連連放出數十箭,緊貼地皮三十公分,搶在對方形成炮火前便驅散它們,這很有用,最起碼攻擊減少,碎烈的餘緒也不易濺滿身。
 

可彷彿洞悉玥褵緲的意圖,在一次可疑地停頓後,後方沙子負嵎頑抗地爆發大量光團,使她措手不及,尤其是這些玩意兒不再安於機動性強的砲彈,反而捲起成數層樓高的巨浪,蔽日遮天朝玥褵緲怒嘯。

 
這麼大,只消一擊便會淹沒他們的越野車。

 
「前、前面!」委託人失聲尖叫,原本一無所有的前方,居然一同湧出皎白光團,搶先一步堵在車前,逼得水瑞大幅度閃避。

 
玥褵緲猝不及防摔出車頂,及時讓紅繩拖了回來,等到她抓著行李架重新翻上去時,不由得咋舌:阿娘喂前後夾擊太超過了啊!
 

只能放大絕了——研判形勢,她選擇先應付後方。

 
咬開手指,玥褵緲蘸血在弓上書了一道符,從血污之處湧現許多金絲,迅速裹住了弓身,甚至凝潦在弦上,將原本透明的弓弦鍍上一層璀璨爍爍的金箔。

 
曲指張弓,金弦發出嘲諷似的嗡鳴,不同於先前單純以氣煉聚成的無色箭矢,化形而成的這支箭從箭鏃至翎羽通體玄黑,隱隱閃現一縷不祥的暗金色幽芒。

 
既然這玩意兒打算截斷他們的生路,她也不打算手下留情。
 

單眼緊閉,手臂盡量高舉,瞄準目標中心位置後,玥褵緲放開指尖——有別於頭一箭的怒瀾咆哮,這支箭矢悄然無息滑翔在夜風中,於撞上巨浪那一剎,銳利的尖端突然平空張開了一個直徑約半米、周圍環繞紫雷的黝黑圓洞。
 

緊接著,強大的吸力登時從洞口釋放,就像一枚小型黑洞,首當其衝的巨浪壓根兒敵不住這股龐大的牽引力,瞬間被吞噬得一乾二淨,不僅如此,就連四周的土礫、枯木和小型生物都被吸入了黑洞中,遠遠望去恍若產生了一個小型龍捲風。


待到十秒後黑洞合攏,週遭早已被清理出一個碩大的天坑,連微微發光的沙面通道都不復存在。

 

關注車後戰局的委託人嚇得闔不攏嘴,混亂中,視線不經意往車前掃過,又是驚呼連連:「小心——」
 

宛如背後長了眼睛,玥褵緲在他不可置信的注視下後退兩步、猛力一蹬,身體高高拋在空中,遊刃有餘地避過角度刁鑽的光砲,同時後空翻轉、搭弓、射——一氣呵成,隨著碎片灑落於排氣孔後方,她穩穩落回車頂,單膝跪地,其時間計算之精巧、射擊角度之準確,或許在世上無人可出其右。
 

這這這還是人嗎?顫抖到握不住紅繩,一顆小心臟被這一連串變故驚得砰砰作響,幾乎要從嘴裡跳出來,林先生擦拭額角汗水,反覆吸氣、吐氣強迫自己鎮定,爾後偷偷瞄了專心開車的水瑞一眼,突然慶幸自己有乖乖聽龍泉的話來找人。
 

這場硬仗簡直是玥褵緲近百年來碰過最難拿下的仗,雖說被她用歸墟箭威嚇,後續的攻擊顯得疲弱而力不從心,但為了應付前後包夾,同時不讓那些東西太過近身,著實費煞不少苦心。
 

萬幸的是鄰近清晨時分,魂火與夢焰數量逐漸銳減,終於伴隨著第一道曙光,猶如泡沫般冉冉消融於空氣裡。

 
知曉威脅解除,水瑞從善如流將車速降低,開始有了兜風的架式;而一夜勞動的玥褵緲搖搖欲墜,一屁股坐倒,恨不得癱成大字形,只覺從未如此感激天亮。
 

大漠裡的朝晨是賞心悅目的。地平線上火球若燒,天際的彩霞紫醉金迷,颯爽清風颳出了一層層沙浪,地廣人偏,無垠無際,小小的越野車彷若孤舟遠颺,追尋著一處能靠岸的歸宿。
 

玥褵緲闔眼享受了一會兒清靜,委託人拋上來一罐水,她順勢啜飲幾口,倏然昂首卻發現隱藏在沙丘後的某樣龐然大物。

 
……海市蜃樓嗎?
 

揉揉酸澀的眼眶,東西還在,且步步逼近……不,其實是這輛車慢慢朝它的方向駛去。
 

於是玥褵緲恍然,他們的目的地近在眼前。
 

那是……一座城。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