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迷離

關於部落格
已經決定不在這裡改版了,
會直接搬家到痞客邦去,
目前新家年版改版完成,
正在緩慢轉移資料:

http://huanmili2016.pixnet.net/blog

痞客邦右側邊欄有外掛式留言版,
可直接留言討論~
如有其他事情也可以到popo找某星,
(詳見公告臨時連載陣地)
  • 266246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連載】相思──之十四

之十四 城



 
收回前言,說它是城太過抬舉了。

 
的確,在第一眼看見城牆時,會覺得巍峨壯觀、高聳凌雲,但隨著距離逐步拉近,玥褵緲發現版築城牆風化得極為嚴重,表層的夯土不見蹤影,底下的木枝架都露了出來;至於造型,城門部分尚且完整,其他牆垣早已傾頹成沒有意義的土塊木片,斷斷續續的缺角比比皆是。

 
不過這不奇怪,再堅實的城池,也難敵環境變遷,就像著名的陽關城最終只餘烽燧遺址,樓蘭古城牆廓多處坍塌,城中民居徒留牆根一樣。

 
因此,當越野車緩緩開過被飛沙填平的濠溝,駛入城門的那一刻,原本期望看見一堆斷垣殘壁的玥褵緲,難以言喻內心究竟多麼震撼——城內街道井然有序,斜頂式的蘆葦屋簷起伏有致,門柱上的彤漆光鮮亮麗,她甚至依稀可見一戶人家窗台上掛著的銅風鈴隨風舞動,叮咚作響。

 
水瑞行駛的路是城中主幹道,沒有嵌上地磚,卻清掃得異常乾淨、平整,連顆小石子都不曾見,遠勝先前在大漠裡顛簸不已的碎石灘,且路徑寬敞暢通,足足可容納三、四輛車並駕齊驅,可想見這條路曾同時接待過多少川流不息的駱駝商賈。

 
道路兩側有一些搭建棚架的小攤子,上頭貨品齊全,吃的、用的、穿的、玩的應有盡有,花俏、艷麗的布料旁擺滿土製的缽皿瓦罐,更過去則是大小不一的木刻人偶,玥褵緲遙望一處賣果脯的攤商,秤桿上還懸著乾果,另一首則吊掛刻度石,猶如店主人只是暫時離開。

 
這裡仍舊像是有人在生活,朝出而作,日落而息。

 
——一座被時光遺棄而被凍結的城。

 
雞皮疙瘩如濕黏黏的蛇爬上皮膚,毛骨悚然的不舒服流竄於血管中,恍惚間,那自醒來後早已模糊的夢境又再一次清晰起來,細節歷歷在目。

 
十分鐘後,眼前豁然開朗,一座龐大的圓形廣場對他們敞開胸懷;廣場內空空蕩蕩,唯一顯眼的,便是位於中心點所矗立的一根朱紅木柱,木柱粗約五人合抱,四層樓高,尖端和底部雕飾華美,玥褵緲一眼即辨認出柱上鏤刻的圖案,與夢裡青年身上的刺青別無二致。

 
他們將車停在空地最外圍,一馬當先躍下車頂的玥褵緲,砰砰拍響駕駛座的車窗;水瑞將引擎熄火,才降下車窗,就被迫不及待的玥褵緲揪住領子。

 
昨夜天不怕、地不怕,膽敢和一群發光生物搏鬥的女勇者,臉色鐵青:「我見過這裡,在夢裡,完全一模一樣……你說,該不會我也被詛咒了吧?」

 
同一時間委託人推開車門,不明所以:「呃……水大師,我們這是到了嗎?」

 
跟想像落差頗大啊,原本說好的「曙光照耀的水澤之地」呢?這裡不像是有水澤的樣子,連城門的壕溝都乾涸了。

 
「到了,就是這兒。」水瑞眸光閃爍,勾起的唇角飽含了他們讀不懂的情緒,斬釘截鐵:「沒有詛咒,妳會作夢只是與玉石產生共鳴罷了……行啦,快被妳勒死啦,下車再說。」

 
玥褵緲鬆手,水瑞有條不紊地撫平被掐皺的衣領,旋即下車為玥褵緲細細解開縛在腕上的紅繩,用一種導遊帶團的口氣解釋:「這裡原本是古澤之地,但是你們也都看到了,這座城荒廢幾千年,就算有河早就乾涸……」

 
「呃,可是這裡不像沒有人住的樣子,那些房子不都好好的嗎?」只差城牆殘破了點,跟著下車的林先生,語帶疑惑。

 
在通過城門時,他還為了沙漠裡憑空冒出一座城而驚奇不已,但見到裡頭完好無缺的街道後釋然許多,想來應該是某個不出世的民族正隱居於此吧?

 
若不然,怎麼說明那些在劇烈的風化作用下卻毫髮無傷的民宅?這裡的屋頂似乎是木頭和蘆葦鋪疊而成,放個幾千年未修繕,勢必腐朽光了,哪能有今日所見的屋舍儼然。

 
可瞧水大師這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又是怎麼著?難不成,這些都是……意識到甚麼的委託人渾身僵硬,下一秒水瑞印證了他的想法。

 
「我們所見都是假的,是幻覺。」終於將紅繩全部解開,水瑞順手捲回繩索,目光投射在高聳的木柱上。「城體本身存在,但是城中居民早就盡數遷移他地,一座沒有人的空城,不可能在幾千年間維持原貌。」

 
「會不會是結界還是禁制之類的法術呢?」玥褵緲插話駁辯:「電視上也常出現啊,像是海面上突然出現的幽靈船,船體不僅完整,喝過的熱茶仍在桌上冒煙……」

 
水瑞失笑搖頭:「那是節目效果吧,至少我目前看過的幽靈船沒有一艘還船體完整……唔,結界禁制也可以排除了,最好的證明就是上次我和龍泉來這裡時,城內的環境可不是長這樣。」

 
上次?玥褵緲蹙眉:「你們上次是幾年前來的啊?」

 
「幾百年吧,似乎是明朝……」頓了頓,意識到委託人快要昏厥的面孔,水瑞將未竟的話語囫圇吞下:「總之,這城裡的樣子大改必然是有誰作了甚麼而導致的,先找找管理員,或許副光景是他的傑作也不一定。」

 
「這裡還有管理員?」玥褵緲驚訝地脫口而出。

 
當然有。水瑞從後車廂拿出三個登山包,一人發一個,又抽出捲成一束紙筒,敲敲她的腦袋:「說是管理員,不過也是搬不走的可憐傢伙。喏,拿著地圖,城池佔地廣袤,我們分開找比較快。」

 
接過地圖連忙退了兩步,玥褵緲沒好氣地抱怨:「拜託,你都不先說說管理員長得甚麼樣嗎?連人是圓是扁都不知道,要怎麼找啦!」

 
「因為不需要啊,這裡還會活動的生物除了我們就只有他。」漫不經心將地圖交給委託人,注意到他緊張得近乎發白的臉,水瑞大發慈悲道:「你跟我一組吧,還是要留在車上等?」

 
「不,我也去。」深深吸了一口氣,縱然被這些超自然現象嚇得膽顫心驚,仍舊決心從頭參與的林先生強迫自己鎮定,他踏前一步,彷彿憑藉這一步就可以壓倒面對未知事物的倉皇:「只要找到人,就可以治好美玲了吧?」

 
將木盒塞到自己的背包內,水瑞轉頭注視著委託人的眼睛:「是,原則上只要遠離這些蛇紋玉,尊夫人的病情便會日漸好轉;但我也說過,後遺症仍然留存,想要連根拔除,只能由管理員親自安撫。」

 
「安撫甚麼?」

 
安撫……曾經珍若重之卻又被遺棄的孤獨與怨恨。

 
這句話水瑞並未訴諸於口,僅僅催促著大家先吃點食物填填胃,等到太陽完全升起時,三人已確定好彼此探索區域和折返時間。

 
「找到了就報上我的名字帶到這裡來……記住,除了後方那幢黑色高樓不要進去外,城內沒甚麼不可以踏足的地方。」臨行前,水瑞再三叮嚀:「還有一點,也是最重要的——」

 
「千萬,不要拿走這裡的任何東西,哪怕只是石頭或細沙。一旦取走城裡的物品,將被視為城的一部分。」

 
蛤?玥褵緲不解:「被視為一部分會怎樣?」

 
思忖片刻,水瑞漾出無邪的笑,給出一個奇怪的答案:「無論如何,你都會再度回到這裡。」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