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迷離

關於部落格
已經決定不在這裡改版了,
會直接搬家到痞客邦去,
目前新家年版改版完成,
正在緩慢轉移資料:

http://huanmili2016.pixnet.net/blog

痞客邦右側邊欄有外掛式留言版,
可直接留言討論~
如有其他事情也可以到popo找某星,
(詳見公告臨時連載陣地)
  • 266246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連載】相思──之十六

之十六 骸
 



長靴踩在地面的聲音沙沙作響,宛若踏碎一場迷夢。
 

疾馳的風從兩頰刮過,細屑砂礫高高揚起,還來不及落地,便被長靴的主人遠遠拋在身後。
 

這裡也有、那裡也是——
 

肩上扛著沉重的背包,玥褵緲咬緊牙關,毫不停滯地,一鼓作氣衝過整條街。
 

城破了。
 

這並非甚麼攻城戰後的慘況,而是純就物理學意義的「破裂」。
 

只見街井深巷內佈滿一個個猶如蠶啃囓出的「破洞」,這些破洞邊緣泛紫,形狀不一、位置不同,有的大如等身,有的小若巴掌,共通點是從罅隙間均可窺伺早已風化、東倒西歪的建築殘骸,或是飛沙傾覆的斷垣石礫,恍如覆蓋整座城池的完美無暇,終於褪去了光鮮亮麗的偽裝,盡顯猙獰和殘酷。
 

難道是幻覺要解開了?誰幹的?水瑞?還是那不知臉面的無名管理員?
 

心中驚疑不定,她飛快運轉起腦袋,打定主意攀上城牆土垣避一避。
 

待在那兒不僅方便瞭望局勢,甚至能等待水瑞過來找她——開玩笑,眼下這城不知道出了啥鬼事,隨便走一走搞不好就有喪屍跳出來,人家電影都這麼演,她理所當然視為前車之鑑,以免重蹈倒楣主角的覆轍。
 

畢竟,主角擁有打不死的小強之身,可她沒有哇!
 

雖然算盤打得響叮噹,順著主幹道疾行的她萬萬沒想到,路的盡頭竟是高聳的堆石圍籬,圍籬前三米處還豎起一道透明牆面,教人連接近都有困難,氣悶的玥褵緲不得不跺腳繞道,鑽入胡同巷內繼續探索。
 

拐了好幾個彎,正當她快把自己繞昏之際,圍籬突兀地斷了個口,映入眼簾的是一抹沉默幽影,原來在不知不覺間,她已然踏入了這龐然大物的翳蔭之下。
 

——水瑞所提過,不能進去的黑色高樓。
 

一閃而過的警覺,駭得她連忙後退保持安全距離,昂首打量這棟怪異的建築。
 

其實嚴格說來,這不算樓,而是塔。
 

塔身以黑色磚石造立,牆面素淨無任何雕飾,赤裸裸地並未敷上一膏半泥,塔檐則比尋常樓閣建築多且密,惟獨第一層似乎刻意挑高;這種款式的塔在古代有著宗教層面的意義,通常不作登臨參觀之用,因此內部泰半沒有樓梯,有的甚至製成實心塔。
 

但也有人傳聞,上有不餘則下補,在塔底深處,往往埋了一些經典寶器,用意鎮壓。
 

她小心翼翼邁步向前——這回,透明高牆不翼而飛,玥褵緲暢通無礙地來到洞開的入口,那裡有著漆成暗赭色的門檐、檐柱,彷彿只要踏進去便是獻身妖怪的血盆大口,有去無回。
 

「討人厭的發展……」她嘀咕,總覺得接下來就會有東西竄出來嚇自己一跳,猶豫許久後,終歸試探地伸出足尖,踩在門檻上……沒有任何事發生。
 

很好。她露出得意的笑,然後——轉身往後逃跑。
 

水瑞特地警告「不能進去」,代表裡頭有甚麼是她無法應付的,又或者是不能被驚擾、否則將釀成大禍的存在,俗話說: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沒有主角命就別淌那渾水,一切等到跟水瑞會合再說吧。
 

為自己的睿智理性點三十二個讚,玥褵緲謹慎退回圍籬外張望,打算繼續尋找通往城牆的路,卻意外瞥見正對黑塔的街區中心,有一座獨立且帶庭院的低矮土厝,遠遠望去,宅門彷彿被暴力破壞過,要掉不掉卡在門軌上。
 

這是她見過,唯一一棟可以進入的民宅。
 

耐不住好奇,玥褵緲穿過空無一物的庭院,繞開中央圓形像是水池的淺坑,腳步輕得深怕驚醒鬼神似的,來到門前指尖一推——
 

砰!整扇門壽終正寢,重砸在地,激起一地粉塵,巨大聲響令她瞬間掐緊神經,好半會兒才慢慢鬆懈下來,發覺四周仍然靜寂如死,自己亦安然無恙,才拍拍胸口踱了進去。
 

屋內未開窗扇,相當幽暗,玥褵緲不得不打起手電筒,然而這一照差點連魂都飛了,原來距離她五步不到的角落,橫臥著一架陰森白骨,從骨頭形狀來看,似乎還是屬於人類的!
 

玥褵緲忙不迭抽出召雷符,戒備地環伺這間不大的矮厝,唯恐有東西從黑暗深處衝出來,可惜姿勢擺了老半天,一點動靜也無,讓她有點不是滋味地撇唇,捏緊符咒上前查看這具骷髏。
 

由於個人專業並非法醫,仔細端詳後也只瞧得出骨架的主人是位男性,身量頗高,外面罩著灰褐色登山夾克和軍靴,兩側沒有背包,露出的四肢和頭骨並無明顯凹裂,推斷不出死因為何。
 

話說,水瑞似乎跟她保證過待在這城內不會有危險?嘖,說謊都不打草稿。
 

夾克和軍靴毫無任何標誌,但款式新穎,亦即是說這傢伙並不是甚麼古早人,而是現代人囉?她摸摸下巴,怎麼都想不透,一個現代人是怎麼會死在這種鳥不生蛋的沙漠空城,或者該問他到底怎麼進來的?不是說這城有結界,尋常人不照規矩進不來?
 

一個答案緩緩浮現在心底:盜墓賊。
 

假若這是老頭兒那夥團員,時間點便說得過去,就不知道是被自己人分贓不均幹掉還是……
 

過多的揣測囤積在腦海中,亟待和水瑞分享,玥褵緲本來打算繞一圈便直接離開這裡,結果手電筒晃了晃,竟在骸骨身下發現一抹紅色。
 

那是甚麼?她騰手將東西慢慢抽出來,定睛細瞅是一本僅僅巴掌大的紅皮記事冊,礙於四周晦澀不明,顯然不是閱讀的好時機,她將小冊子收入外套口袋,夾著符繼續摸索。
 

屋子非常古怪,不光沒有門窗,連蠟燭、油燈都找不著半盞,格局方正卻空空蕩蕩,除了幾把椅子沒有太多傢俱擺件,彷彿不是給人住的,而是一間穀倉。
 

可誰家穀倉附設庭院?
 

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的她搖搖頭,把腦筋動到了隱藏的密室上,每面牆均仔細輕敲拍打,好不容易,終於在東面牆腳發現了一個小小的、類似神龕的裝飾,登時喜出望外,快步朝那兒走沒一會兒,突然感到足底下陷。
 

……完了,有機關。
 

馬前失蹄的懊悔才剛閃現,尚未來得及拋符咒自救,埋在薄土下的青磚石板便整個反轉過來,瞬間將玥褵緲帶入地坑之中。
 

「哇啊啊啊——來人哪……」淒厲的哀嚎漸行漸遠。
 

咖啷!機關精準地楔入卡榫,將青磚石板下的大洞重新封牢,一切又歸於平靜。
 


 

「嗯?」水瑞倏然佇足,側首回望。
 

……總覺得剛剛好像聽到了誰的聲音?
 

「水大師!快點快點快點!」心急如焚的委託人領在前頭跳腳。
 

這破洞的情形越來越嚴重,有些民宅早已化為飛沙殘骸,也不知是否對生物也有影響,遑論同伴失散、失聯,處境未明,結果水大師竟還跟個沒事人一樣閒庭信步,真是急死他了!
 

水瑞收回注意力,嫌棄道:「著急甚麼?反正人都在城內,跑不掉。」
 

「可萬一有危險……」
 

「沒有危險。」一句話打斷他的焦慮,水瑞揚起頭望向萬里無雲的晴空,唇角微彎:「不過是『他』要醒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