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經決定不在這裡改版了,
會直接搬家到痞客邦去,
目前新家年版改版完成,
正在緩慢轉移資料:

http://huanmili2016.pixnet.net/blog

痞客邦右側邊欄有外掛式留言版,
可直接留言討論~
如有其他事情也可以到popo找某星,
(詳見公告臨時連載陣地)
  • 2677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番外試閱】桃夭──之一(上)

之一(上) 「小姐。」雲飛端上一盤蓮餅,不解地望著他那好似沉思抑或小憩的主子,近日來最頻仍的舉動──隻手側臥於露臺邊的躺椅上,不言不語,一雙清冷的眸僅是遠眺御花園內,一株株花盛嬌豔的桃樹和李樹,拂滿春意鬧枝頭。 「小姐,喝茶吧,這茶可是宮裡御用,上等的雨花茶。」眼見自家小姐不答腔,又是直盯著外邊瞧,雲飛靈機一動:「要不,外頭和暖,何不備齊茶點,至花園賞桃李?看,已有人先行佔了位。」他伸手一指,果不期然在一株花開特盛的桃樹下,找著了幾道正飲酒賞玩的人影。 趙寧心順勢一瞄,淡極了地挑眉,寡言時,這似乎已成了她的習慣,而她卻未曾注意過。 小姐無動於衷的態度教雲飛氣餒不已,他甚至懷疑她是否被點了穴道,不然,怎可能一個時辰不動也不言,乃至滴水不沾。 「小姐……」嗚……小姐又不理他……聲調有越發可憐的跡象。 就在雲飛打算第數度挑戰她的耐性時,輕輕的叩門聲,音小然清晰堅定,傳入兩人耳中,趙寧心終於有了動作。她解下腰上玉珮,平舉與肩高,面無表情和雲飛的紅瞳相視。 他無奈歎口氣,頓時飛身化作一道青光竄入玉珮中。 當初她本欲獨身一人進宮,怕的就是讓人識破身分,畢竟這個自甘淪為僕的傢伙來頭可不小,稍稍不留心就會被人抓著了小辮子;但原作下的決定禁不起雲飛的苦苦要求,轉念一想若有個人能打理一切起居也省事得多,既然讓他跟下神界也沒理由把他擺在宮外,索性將他封在玉珮中暗渡陳倉入了宮。 不過在外人面前,可不能輕易現了身…… 玉面黯淡無奇,頃刻間像是注入一股生命泉源,盈滿一潭泓,悄悄在玉裡頭打轉徘旋,激起斑斑素白雲波。 趙寧心仍舊面色澹澹然,待她重新繫好玉佩,將銀帶綁於腰間,隨後慢條斯理踩著慵懶步伐前去查看來人。 叩門男子一身侍衛裝扮,腰際佩劍,態度有禮沉穩。 這人她認得,是隨侍湘王身旁的武衛,記得那天冊封儀式上見過。「祭司大人,冒昧前來打攪,主上將於三日後舉行春宴,望眾祭司同遊,切勿推辭,這是宴帖。」他迅速遞出豔紅色柬帖,塞到趙寧心懷中,彷彿怕她不接受似的,備其禮數飛快地作揖離開她的視線。 她不解地打量那道如逃難似的身影,頗感奇怪他先前穩健的氣質是到哪兒去了?慢一拍才想到手中俗氣又紅得刺目的燙手山芋,眉頭霎時如同山巒層巒疊障。 請帖、春宴、齊聚祭司? 是,湘國每年春日皆擺設春宴,招待廟堂上勞苦功高的文臣武將沒錯,那干他們這群七日前才入駐的新進祭司底事?他們甚至半點勞苦都不見個子呢! 他們一露面,肯定招至不少輿論,她的確不明瞭湘國的內政,但反對徵召祭司的聲浪總有吧!儘管湘若霄能力卓越,眾人信服,然未作說明就擅自下詔貼告,豈不落人話柄? 越想越是惱怒,生性厭惡瑣事、憎恨陪笑的她,信手將手上執著的宴帖懸空拋去,趁帖子還未落至地面蒙塵灰前打個響指,數朵燦燦藍焰吞噬那數張薄紙。連內容她都不願看! 因為沒有必要。 試圖平復眉間使其滑順,一臉無謂的高傲叛神認為無須為了場逢迎拍馬的戲段子,火燒心頭而不得寧,更不屑去那兒聽人言、道人是非,任人評頭論足。 嗤!簡直似極關在猴籠內供人取樂的可笑猢猻兒! 不悅的記憶如被風翻飛的書頁,頁頁泛黃陳舊,就是頁緣煞是鋒利,不斷在她心口割上一道道血痕。久經的痛,已然麻木;她不容許任何人觸碰的傷口,恐怕難有癒合的一天。 ——「風冰夜一日不除,神界一日難保安寧!」 ——「……鎖能壓抑神力,而吾等將奉命將之囚錮九玄之地……」 素腕上的神鎖沉甸甸,提醒她有著不堪的過往,那段往日虛偽得令她作嘔。一些她打終生痛恨的話語,竟此時刻如幻覺般縈繞於室。那是夢魘!她急欲拋開的惡夢! 不!再也沒有任何神能逼迫她!自己脫逃好些日子了,忘了嗎? 她不再那樣身不由己! 凝神,卻發覺自己冷汗涔涔,她一把抹去,重新將不意湧出的回憶壓抑下腦海深處。打熄眸中炙熱的火焰,一轉身又是冷泉般死寂。嬌軟的身軀陷落躺椅中,她一如原先將目光放在露臺外,迎面拂來的東風夾帶濃郁芬芳,一切靜得彷彿短暫的小歇。 就在不遠處,樂聲笑聲絡繹不絕,而這廂…… 桃花依舊笑春風。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