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經決定不在這裡改版了,
會直接搬家到痞客邦去,
目前新家年版改版完成,
正在緩慢轉移資料:

http://huanmili2016.pixnet.net/blog

痞客邦右側邊欄有外掛式留言版,
可直接留言討論~
如有其他事情也可以到popo找某星,
(詳見公告臨時連載陣地)
  • 2676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番外試閱】桃夭──之一(下)

之一(下) 「小寧寧——」 「閉嘴!不要那麼叫我!」忍無可忍的趙寧心回首狠瞪,怎麼又是他! 身著一襲和對方雷同、墨黑色湘水綾緞所製的祭司禮袍,龍泉臉上一如往昔掛著愜意的笑,踱步從廊角轉出:「要不然,小心心?」 「你——」明知故問的傢伙!趙寧心一哼,乾脆轉身眼不見為淨,孰料那牛皮筋硬是追了上來,亦步亦趨地跟著她,口裡還不停叨唸著甚麼「今兒個天朗氣清」、「花開得真艷」這種人盡皆知的廢話。 不過是來個興致欲上藏書樓也能碰見這傢伙,看來下回還是別走這條靠西閣的路,聽聞那傢伙就住在西閣附近的韶華苑,和女祭司所居的仰華苑中間有隔,但這也不過是暫時居所,待詔天殿清理畢,就得搬了進去。 今年遴選出的祭司不過七人,其中三人女祭、四人男祭,除了她和龍泉,幾乎每個人臉上都帶著戰戰兢兢、卻又無比光榮的喜悅,等待有朝一日能發揮所長。趙寧心冷眼旁觀,也因一向靜慣了,是以雖同住一苑,倒也沒想著要和另二人打交道。 她重視的不是甚麼朝堂之事,更非家國興亡,只要能少點麻煩,順便提供她所需的訊息便罷,其餘的,能怎麼就怎麼去吧——除了這傢伙。 還以為左右試驗結束,兩人便一拍就散,於是她便忽略了,今後要同待一個屋簷下替人賣命的事實。於是,在住進仰華苑的頭一日,她當著他的面,重重、甩上了房門。 並極其難得地開始詛咒起來。 然而此情景在過了數日後,倒也漸漸習慣了,左右自說自話是他的能項,那何妨放他一個人說個夠? 「對了,妳可收到春宴的帖了?」龍泉似乎完全不在意只有他一人的聲音,從袖中抽出一張紅帖把玩。「難得這回春宴記得咱們這群祭司,聽說這倒開了先例。」 祭司是從古巫演化而來的,但由於湘遷都之後,逐漸被祝、卜、占等官職取代,到後來甚至越招越少,且門檻也高,若非有門道是攀不了那門的,而這次會全面對民間開招,實在出乎官吏們意料之外,因為即便是對外開招,就往例也都是招些祝官之流,還未曾招過祭司。 他想,恐怕是為了避免部分臣子壟斷吧?畢竟從他手頭上的消息,這湘的臣子簡直當得要比湘王大了,尤其是新舊二黨不時的爭鬥,讓湘王疲於應付,縱使沒出啥大亂子,但若有人想要打破平衡…… 趙寧心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兀自疾步往前走,反正她業已打定主意漠視這啥勞子的春宴了。 「啊,估計這回可由不得妳了。」許是知曉她的打算,龍泉笑著,那笑容不知為何讓她看了著實礙眼。「咱們的主上欲在春宴裡設置一場比試,誰若奪魁便被會任命為祭司之首;這事早已傳得沸沸揚揚,眼下應該整座皇城都已知曉了吧?」 那又如何?她環著胸停下腳步,藏書樓就在不遠前,未免自己看書時被擾,她寧願耽擱一些時辰等他說完話自己走人。 然,龍泉尚未開口,便被前頭走來的人高聲打斷:「唷,這不是龍兄嗎?咱們方才正在找你呢!」 趙寧心輕瞥了一眼,迎面而來的是一高一矮的兩個男子,年紀倒是和他相仿,且看上去三人似乎熟識,因為龍泉很快掛上了滿臉燦笑:「原來是楊兄和李兄,怎啦?可是出了甚大事?」 「不,其實只是……」高個兒的那人打住了話語,顯然是見著了佇於一旁的她,頓時驚訝地叫了出來:「龍兄好福氣!竟和如此佳人在此幽會!」 這麼一喊,就連矮個兒的那位都瞠大了一雙細眸,目光游移在兩人間,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至於被點名的「佳人」則是霎時鐵青了臉。 幽會?找死! 一把拉住氣勢洶洶的趙寧心,龍泉心知再不解釋就要鬧出人命了,忙打哈哈道:「李兄誤會、誤會呀,這是和咱們同時及第的趙姑娘,適日封賞時不是還見過嗎?」 好像有這麼個人……高個兒的男子撫了撫下頷,凝眉打量著,不解地問:「那你們怎麼會……」 「方才要去藏書樓,正巧碰上了,才聊了幾句二位就來了。」啪地手被甩開,低頭瞧見趙寧心低哼,退離幾步像是不願與他們為伍,他倒也不以為杵,轉提及正事:「倒是兄臺們找龍某,是——」 「哎,都怪李華大驚小怪,差點忘了!」矮個兒的男子一口尖嗓,聽來真教人毛骨悚然。「龍兄,試驗的題已經頒了,方才其他人已去瞧過了,咱們兄弟倆正想找你一起呢!」 哦?龍泉挑眉,一臉興致勃勃。「那是甚麼題?」 兩人對看了一眼,異口同聲應答:「桃花!」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