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經決定不在這裡改版了,
會直接搬家到痞客邦去,
目前新家年版改版完成,
正在緩慢轉移資料:

http://huanmili2016.pixnet.net/blog

痞客邦右側邊欄有外掛式留言版,
可直接留言討論~
如有其他事情也可以到popo找某星,
(詳見公告臨時連載陣地)
  • 2677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番外試閱】桃夭──之二(全)

之二 夜涼如水。 趙寧心翻起身,身上依舊是白日那襲祭司袍,衣衫平整無一絲凌亂,彷彿不曾入睡過。 在未燃燭火的情況下,她仍能迅速地套上鞋褥,感受到騷動的雲飛從玉珮竄出,疑問:「小姐,您這是要……」 「待著。」 欸?不帶上他嗎?還有、要去哪?傻傻瞪著自家主子擦肩而過的雲飛,直到門扉悄聲合攏回過神,心底才漸漸有了答案。 可是,小姐不是說不去春宴了嗎? 不會開花的桃樹——他們是這麼說的。 足步如貓兒般悄然無聲的她,先是繞過巡夜的衛士,靜待了片刻方又依著白日裡的印象走,記得那株桃樹地處偏遠,在一處拱門前的牆角落,後頭有著略顯斑白的綠牆圍。 為何又要改變心意夜訪一遭?趙寧心也說不大清,只覺得那株光禿得連芽都不冒的枯木,引發了她的興趣。 按楊、李二人的說法,這株桃木不知何時種在那兒的,地偏人靜,想當然沒人會去注意這些;直到有一日司祭為了設壇祈福的方位而繞訪皇城,路經此地時原本沉默不語的他陡然問了一句:「這桃樹何時有的?」 宮廷裡頭的場師很快被請了過來,卻盡數支吾其詞,畢竟這樣一棵小小不起眼的蠢木,宮裡多得是,更何況這偏角! 可說也奇,明明該正值花期的桃樹,卻愣是不結苞,連葉都沒有,又不像是被雷劈了的枯木,也未有蟲蛀或染病,數十名見識多廣的老場師都來看過,卻僅是摸不出個所以然,就評了句水土不服來作結。 當時年紀尚輕的司祭聞知診斷後又親自跑了一趟,摒退下人於數十里外,也不知作了啥,回程時一臉若有所思地喃道:「天意若此,這非我所能及……」 自此,這棵桃樹聲名大噪,大夥兒都想瞧一瞧究竟是何等難題,竟能讓當朝最年輕的司祭都束手無策。 當然,有人好奇就有人害怕,傳聞紛紛流竄,甚至更有湘王下令砍伐後、卻又在隔天清晨桃樹完好如初長回去的詭話出現,鬧得整座皇城繪聲繪影;可無論怎麼傳,司祭仍是不發一言,不作解釋。 是以當聞得此事之後,眾人的表情無一不古怪,畢竟那麼多年過去,都了無聲息的,現在居然被當今湘王拿來作為遴選祭司長的試驗?遂有人順水推舟,端揣著是否是司祭說了甚麼而讓主上下此決定。 這些小道消息都是從那李、楊二人聽來的,雖破碎殘叢,卻也不是沒有幫助;至於這下午一行……倒也並非毫無收穫。 細長的鳳眸輕輕一溜,霎時勾走了眾人的魂。 桃妖——不,或許更該說是桃花煞,當著所有人的面,曳著一地薄薄春衫和醇醉香氣,款款擺來。 她蹙眉,回頭看了看其他人;李、楊二人眼神雖一時呆滯,但也漸漸清明,至於那傢伙——神態自若,彷彿視若無物,更不會有甚麼問題。 看樣子應該不是來動手的,她暗忖。 桃花煞介於妖、鬼之間,正如刀有刀煞、又稱刀鬼,這皇城裡栽的桃樹多不可數,一地桃花精氣過旺,倘又沾染不潔…… 傳聞中,桃花煞是死人埋在桃樹下所形成的,興許是帶著逝者的怨氣吧,這類邪物專事待在桃林中,運用美色迷惑過路眾生並榨乾精血。 一念及此,趙寧心不禁瞇眼打量著已定於他們數步前,卻不再靠近的傢伙。 桃花煞同為雌雄二性,遇女子便化為男,反之若此;而眼下他們的人數是男多於女,因此,出現的是一位有著纖細腰枝的娉婷麗人。 媚眼如絲、吐氣如蘭,綰著正統宮髻的女子漫不經心地掃過在場一眾人等,輕輕地笑了:「甚麼呀,還以為是多麼厲害的傢伙呢!那老傢伙看來這次是選錯人了。」 聽聞這近似污辱的話,尖嗓的矮個兒男子頭一個發難:「哪來的妖孽,膽敢在皇城內作亂!還不給咱乖乖束手就擒!」 「唷,好大的架式呢!不過我喜歡。」女子未怒反笑,手裡輕晃團扇掩住口鼻。「告訴你們吧,我可是經你們那位高人允許,合皇法長居於此的,你們要除妖,還得看看有沒有那等權呢!」 「妳——」 「欸,楊兄,咱們先聽聽這位姑娘的來意也不遲。」龍泉上前一步說道,旋即轉頭對女子微笑,眼中似乎閃爍著一抹弧光。「您說是吧,姑娘?」 騷得跟狐狸似的。趙寧心撇唇。 女子瞧了他一眼,了然地微揚嘴角。「你倒挺自信的,倘說我只是來找荏哩?」 「妖孽!」這回倒不是那姓楊的了,李華恨恨地暴吼一聲,揚手高舉裂魂幡就要祭出家傳的金光陣,由數道錦符串連而成的陣法同時盈生燦光,且齊齊往女子頭上蓋去,猶如一張舖天羅網。 這下可不好,龍泉心底暗叫苦,他知這李華向來對妖族仇視,只因他的妻子五年前便是喪命在一黑山石怪手下! 妻子死後,李華虔心修道,不出三年順利報了仇,可卻越發厭惡天下間的妖魔鬼怪,這會兒才不顧門族反對來參與祭司甄選,企以除盡家國之力外更能維護世道平寧。 本來嘛,有冤報冤沒啥不對,但五年的仇恨浸潤讓他越發偏執、頑固如石,方才未先出手想是對這來歷不明的桃花煞進行估量,這下回神過來倒當真要鬧上一場。 龍泉來不及阻止,只見女子依舊笑吟吟地杵在原地,毫無畏懼之色,揚袖一抓,錦符織就的密網軟綿綿地垂在她手中。 「哎呀,就只有這點道行?所以我才說老傢伙選錯人啦。」說完,隨手將網朝身後一擲,金線掙扎般閃爍了幾下,緩緩褪去,錦符隨之著火焦黑。 李華哼聲,握拳結印,尚未將銀石印打出去,登時被後頭一股力道推得朝前踉蹌好幾步。 ——出手的是趙寧心。 「……趙姑娘?」本欲破口大罵的他在一見到這位冷面姑娘時,氣勢剎那間矮了一截。 「別浪費時間。」她環胸,對著桃花煞冷聲:「有事快說。」 「啊啦,還是小姑娘氣派。」桃花煞偏首正對趙寧心,轉眼成為一個無比妖嬈的男子,鳳眸直勾勾盯著她瞧。「我只是來看看這次動用到『那個』當作試題的祭司,究竟是何等人物,之前來的幾批都沒啥本領,原以為要失望了,未想這裡居然還有些看頭。」他邊說邊伸手,以指在龍泉前畫了個圈,而後纖指慢慢移向趙寧心,一頓。 「小姑娘挺不錯,若是妳,或許看得出來。」 皺眉。「是你?」 「不,當然不。」這般沒頭沒腦的問法,男子居然聽懂了。他驀然望向身後某一處,沉默下來,似乎從半側的臉龐可尋著些許迷離,然僅彈指,他很快地回首,咯咯輕笑:「這是你們決定的事兒,我不便插手,但小姑娘頗得我心喜,就姑且給個提示。」 趙寧心尚未明悟他話中意,眨眼間桃花煞已湊近她的面前,就見她反射性地欲往後退,卻被一句耳語制住了舉動,眼神閃爍,滿臉陰晴不定。 「寧心!」龍泉難得地蹙眉,快步來到她身旁,男子卻早退回原位。 足不點地的他,身子輕飄飄浮於空中。一攬袖,立時狂風大作,桃瓣被吹得漫天亂舞,濃烈的花香沁得人喘不過氣,那桃花煞卻於風華中淡去眉眼,消失得無影無蹤。 風止息,桃花飄香隱動,徒留下陰柔的細語:「記住,存在的並非真存在,卻也不能說它不存在。」 「這個世間哪……倒也是說真非真,說假亦假。」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