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經決定不在這裡改版了,
會直接搬家到痞客邦去,
目前新家年版改版完成,
正在緩慢轉移資料:

http://huanmili2016.pixnet.net/blog

痞客邦右側邊欄有外掛式留言版,
可直接留言討論~
如有其他事情也可以到popo找某星,
(詳見公告臨時連載陣地)
  • 2676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番外試閱】桃夭──之三(全)

之三 ——「夜半來瞧瞧吧,有些事在陽光下曝不得的。」 於是,她來了,趁著夜濃摸黑溜了出來。 此趟路途還算順利,最起碼她沒有碰上其他同身為祭司的競爭者,誰知那桃花煞是否也對別人說過這句話呢?何況,試驗迫在眉睫,定有人急著想揣出個端倪來…… 啪嚓! 細碎的聲響從前頭傳來,眼下不遠處便是桃樹所在,趙寧心警覺地一頓,也不打住腳步便直接彎入一旁的廊柱後,藉由夜闌沉重屏息探查,待鎖定目標時不由得微怔。 那著祭司黑袍的身影是她再熟悉不過的人了,只是,他來這裡做甚麼? 龍泉的髮色似與平素裡見著的不同,淺了不少、帶點盪漾的水藍。縱使四下墨夜如晦,趙寧心依舊看得一清二楚,卻不感驚異。 左右那傢伙總是神神秘秘,教人看也看不清,那又何必去思忖他的異常舉止呢?重點是,她壓根兒不願和他扯上關係,連想都不必! 一念及此,她倒也穩下心,覰見那傢伙在枯木附近徘徊,右手好似在掐算著甚麼,可看來一無所獲,才會再三留連。 連他也查不出來?哼,還真是有趣。 龍泉伸手敲敲樹幹,掌心沿著樹身摩娑一圈,又蹲低身子趴在樹根附近像是仔細觀察,不時搔搔頭顯得疑惑難解。 等等。趙寧心猛然想到:他怎麼會知道在這兒時來?桃花煞的那句線索,他沒理由知道才是…… 「嘻嘻。」 儂軟悅耳的嗓音帶著笑,一時間濃烈花香沁鼻,卻不見其人。「公子夜半來這兒,可是輾轉未眠?」 龍泉直起身子,好像一點兒也不驚訝,拍掉手上沾染的泥土後,才朗聲道:「可不是,那麼姑娘能否為龍某一解所惑?」 「哦?公子請說。」 「所謂『存在的並非真存在』、『又不能說不存在』指的可是同一物?」 這回,桃花煞並未言語。 但他似乎並不以為意,繼續說下去:「如果答案肯定,是否說的正是這桃樹?」 「你怎麼知道?」她陡然開口,聲音中有著掩不住的疑問。「我並未明確指定是人或物,單憑這些,你不可能作此斷言。」 「是啊。」龍泉笑著轉過身,趙寧心注意到他的一對眸子,有如海一般瓦藍,其中閃爍著自信的鋒芒。「所以我試了一下。」他從袖裡掏出一翦樹枝。 趙寧心打量那樹枝,約人的半截手臂長,像從哪邊攀折下來,上頭一片葉也無……難道—— 「原來如此。」聲音出現了幾分興味。「所以你方才把樹上繫的緞子拿下來,是為了確認傳聞真實與否。」 傳聞之一:無論如何砍伐,都會自行回復原貌。 「看來傳聞果然不假。」他看著手上的枯枝。先前下午來時,就趁著無人注意攀了一段下來,又用絲緞綁在攀折處作記,待夜深再來確認;果然,原本有著明顯斷痕的地方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和手上這截枯木生得一模一樣的桃枝。 「存在又非實存之物,通指幻術一類的咒法,可這桃樹……」龍泉咳了一聲,有些不明所以地撓亂一頭髮。「這麼說吧,就跟一般桃樹別無二致,差別只在它枯而不死……所以,我想請教姑娘是否知道些甚麼?」 別無二致,就代表著毫無任何咒法氣息,也絕非幻術或幻陣構成,那麼會是其他眾生在搞鬼嗎?她記得有幾個族類相當擅長幻法……不對,若是如此,那傢伙比狗還靈的鼻子絕對不可能沒嗅到! 「嗯哼。」柔媚的嗓音冷了下來,微帶譏笑。「公子可真不老實,你心底知道的,怎麼不敢全盤托出呢?」 「這嘛,因為我還不能肯定。」龍泉輕鬆地笑了笑,夜風不住輕拂他的眉眼,卻抹煞不了眉宇間渾然天成的自若和隱現的銳利。「人哪,總是要留些轉圜的餘地,話說得過滿也不大好,是吧?」 「但前提是——你是人。」 此話猶如平地一聲雷,惹得本默默聆聽的趙寧心倏地抬起頭來,瞠望庭中看不出情緒波動的傢伙,復而眉尖一顰。不是人類……的確還有這種可能,他的髮色和瞳色皆與尋常人異,但是身上的氣息明擺著是人的氣息,除了一縷清氣強些,她也以為這是修練的結果……於是,沒有去在意另一種可能。 人的氣息混雜了清濁二種,又因祖上偶有和其他眾生通婚,所以也帶點其他眾生的氣息,簡直跟個大雜燴似的,教初初來到人間的趙寧心頗不習慣。但如果有修練,端看走哪條路子,走仙的清氣就會略為增長、走魔道濁氣便盛,如今湘國遴選的祭司身上多半帶有一絲仙氣,因此她便直接忽略了這個盲點。 不,不對!那傢伙是不是人關她底事?她緊抿著唇,為了方才還在想著不理那傢伙任何行止、這下又忍不住思慮起來,而鬱鬱氣悶。 正當趙寧心轉念間,幾句話又過去了;待她再度豎耳靜聽,話題早跳去十萬八千里。 「……你可知道君王寢宮裡頭、偏東角的重鎖樓閣內供的是甚麼?」 龍泉沒有回答,沉寂良久後,他突地噗哧一聲,掩面笑得雙肩顫動:「哈、哈哈……咳咳……那個嘛,姑娘,其實也不過是個蠢物。」 「你——」渾然不解的桃花煞啞口無言,乾脆顯露真身,一攬裙便坐在綠圍牆上,柳眉略蹙。「我不明白,為甚麼你還可以這麼淡定,要知道若是——」 「欸!」他伸手止住了話勢,才抹去因太激動而淌出的眼淚。「知道的人就罷,也不是刻意要藏要瞞,只是不方便提而已。」聳聳肩,毫不在意的模樣讓女子顏色沉了半分。 「既然公子這般,那倒顯得我小心眼了。此事我不再干涉,告辭。」 「喂、等等——」遟了一步的龍泉只得眼睜睜看著桃花煞嘩啦一捲,散成花瓣和著香風而去。「提示還沒給呢,真是……」 他站在原地嘟囔半天,又對著桃樹瞅了半晌,才摸摸鼻子、心不甘情不願地離開。趙寧心暗暗數算,足足待了一刻鐘甫從廊後出來。 叮鈴……彷彿有甚麼東西碰撞而清脆奏響,聲音不大,但清晰。 來到牆邊的她,盯著生氣杳然的桃木,眼神顯得若有所思。 ──試閱部分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