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經決定不在這裡改版了,
會直接搬家到痞客邦去,
目前新家年版改版完成,
正在緩慢轉移資料:

http://huanmili2016.pixnet.net/blog

痞客邦右側邊欄有外掛式留言版,
可直接留言討論~
如有其他事情也可以到popo找某星,
(詳見公告臨時連載陣地)
  • 2676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番外相關】桃夭──補遺二則

補遺 之 少年 少年抬頭。 蔚藍天際如洗,和風緩暢,日光絢爛。 斷魂崖上除了他,再無人煙,連同著那奇異裝束的二人,也不見蹤影。 回去了吧? 舉凡被鈴拉到此的諸眾,待事情一畢,就會被遣返歸去。這點,不曉得是否也被料中了?想起那男人微笑的神情,和話頭裡的玄機,他便有種被摸透的感覺。 而,他呢? 小心翼翼拾回鈴,他仔細端詳,鈴面不再是色澤流動那般的紫,略呈灰黯,用手一觸,堅硬如石。 這回倒真是耗損得夠,居然褪回了當初自己拾取時的模樣。 不過無妨,只要這天地依然存在、風聲如舊、潺水不息,這鈴必會回復神采。 就像她一樣。 他望向桃樹遺址,斷成二截的樹幹一片焦枯,然而他知道、在那被重重斷枝殘催淹覆的根柢,有甚麼正在努力滋長。 小小的、翠綠的。 然後有朝一日,會綻放出染春的花蕊。 少年有些嚮往、有些惆悵,然後他一回身,瞠大了雙眼。 「——欸?你……」 「看甚麼看,走了。」提步、乾脆地走人。 背影依舊,而這世間變與不變的法則都如斯進行,眾生無不向前,於是邂逅、於是因緣。 毋忘往昔的足印,卻也莫懼今後的遭遇。 是誰都一樣。 哪,來年初春,我再來說個故事與妳吧。說書的少年輕聲道,緊跟著對方的步伐,心滿意足地微笑。 「等等我!」 ——補遺 之 少年 完 補遺 之 遺香 在很多年之後,華燈依然初上、青史卻已然湮滅成灰,而屬於他們的悲歡與離合似乎也告一段落。 於除夕前,家家戶戶忙著大掃除。當然,即便是小區中這麼一幢與眾不同的房子亦難逃舊俗。 被銀犽分配到書庫的趙寧心無視外頭傳來轟然巨響跟吼叫,自顧自地抽出一本線裝小冊坐到窗櫺邊。 其實書庫每日都由琊靖來撣塵灑掃,壓根兒用不著她。哼,銀犽這麼分派不過就是希望少一些爭端,最起碼別再塌房倒厝,只可惜似乎白費苦心了。 難得鬆懈心情的她默默凝視手中的小冊,書庫裡頭大部分的卷軸與咒書都讓她翻個遍,幾乎沒有她記不得的書名,而今這一本…… 趙寧心翻開沒有署名的藍皮封面,陳舊的霉味撲鼻,有甚麼東西翩翩然從書頁中飛舞旋出,她下意識伸手一攫,攤開掌心,這是—— 不知存放多久的粉色花瓣,形色分毫未失,於她攤開手掌的瞬間,再度飄向窗外。 耳畔彷彿響起如澗水和風的鈴聲,她抬眼望向院子,一株枯桃顫顫巍巍地矗立在寒風中,枝枒上卻點綴著一抹嫣紅。 不合時宜,早春的桃花。 她記得,他們的院子裡並未種植桃樹,只因風旋緋說那玩意兒太祥瑞,著實不適合這妖魔鬼怪窟。 一切都會回來,春走了是夏、夏過了迎秋、秋離冬至,接著又是一年新景。 世間不會因此悖離法則,人情在過眼雲煙間不住輪迴,沒有一日止歇。 猶記得花散迷眼時,她以漠然的神情道:「我不會答應,因為我也不會逃避。」 在一切看似告歇的當下,趙寧心卻陡然收到亙古前的問訊。 ——時序變換,昔今是否未改初衷? 腕上的神鎖被輕碰得錚錚作響,她微掀唇角,有些輕諷——廢話。 「唷喝!小寧心——妳在嗎?銀犽老弟說休息一下,喝個下午茶再繼續。」龍泉從外頭探頭進來,頭上綁著可笑的防塵布巾,手中握了柄雞毛撢子,儼然一副勞動青年的模樣。「聽說今天的點心是特製的藍莓派,還配上了緋親手製作的香草茶,如果不趕快去肯定會被妃凌吃光囉……小寧寧妳有在聽嗎?」 她忘了,不改初衷、沒有止息的還有這傢伙的聒噪!趙寧心咬牙切齒想道。 「煩死了!閉嘴!」 ——補遺 之 遺香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