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經決定不在這裡改版了,
會直接搬家到痞客邦去,
目前新家年版改版完成,
正在緩慢轉移資料:

http://huanmili2016.pixnet.net/blog

痞客邦右側邊欄有外掛式留言版,
可直接留言討論~
如有其他事情也可以到popo找某星,
(詳見公告臨時連載陣地)
  • 2677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連載】畫影──之一

之一 漫天飛散的紙花。 黑暗中,隱約有一條泛著青光的道路。 空氣濃稠不已,帶著絲絲潮濕水氣。 啪沙啪沙……有人涉水遠來,她站在路旁,看著長長一列花轎隊伍悠悠晃來,凝視那一雙雙套著紅鞋的足踩在道路上,勾引起漣漪一圈又一圈。 一大片緋紅竄動如流火,冰冷得喜氣洋洋。 一二三四數了數,轎夫、僕役、樂手……咦?怎麼少了一個? 對了,少了的那個—— 不就是妳嗎? ※ 天方濛濛亮,霧氣深重。 玥褵緲睜開雙眼,頭一個念頭便是:這裡是……哪裡? 窗戶外頭傳來轟隆轟隆的聲響,依稀可見阡陌縱橫、連同電線竿和白牆朝另一側飛梭過去,她發現整個狹小空間都在顫動,並驚險發現自己險些就要撞上天花板。 對了,這裡是——吁出長長一口氣,因床鋪狹小而睡得渾身僵硬的玥褵緲,努力運轉她那不甚清明的大腦,試圖從思緒中撈回一些緣由。 這是一天前她到公司所發生,並且在那之後導致的結果。 那句話是個開端。 「妳,帶了甚麼?」 甫進公司的玥褵緲以為接踵而至的必是一頓火符大餐,卻怎麼也料不到迎居然來這麼不鹹不淡的一句問話。 白衣少女攏著寬大的衣袖,毫不客氣坐在會議桌上,清秀且脂粉未施的芳頰上,始終是一副似笑非笑,她櫻唇輕吐,又再度問了一次。「妳帶了甚麼,拿出來。」 喂喂喂,她才剛到就要遭受洗劫嗎?不帶這樣的吧! 不過自小便屈服於淫威之下的她,這回當然也不例外,摸摸鼻子不敢多言,忙不迭摸索著身上的包包和口袋,一樣一樣將隨身物品擺到會議桌上。 呃……錢包跟手機、身分證跟健保卡、一串鑰匙、兩顆巧克力、原子筆和記事小冊、還有……在掏出一包衛生紙後,探索的手摸到了一樣質地堅硬的物品,嗯?她記得應該只有這些啊? 正當她要將此物從包包內抽手時,秋雋雪一把按住她的手臂,另一手執一方紅巾,探入包包中,不費吹灰之力就將她拿在掌心裡的不明物品給接手了去。 啞口無言,玥褵緲有種錯覺,好像遇到了順手牽羊的高手。 「呵……果然如此。」仔細端詳過紅巾內的不明物體後,秋雋雪語焉不詳地睇向她,眉彎眼笑:「看來,妳攬的差事上門了。」話音未落,便攤開了手上的紅巾。 熟悉的東西一秒入眼,玥褵緲瞠目結舌,指著那玩意兒吃驚得說不出話。 「人不是我殺的!」 「廢話。」冰涼加鄙視的口吻,頓令玥褵緲差點蹲回角落畫圈圈,而秋雋雪也不管對方要畫圈圈還是種蘑菇,轉身向在場的銀犽悄聲吩咐,只見銀犽遲疑了一會兒,頷首離去。 偌大的會議室轉眼就剩下兩個人。 「好了,現在就請妳老實交代這東西怎麼來的吧!」雖是戲謔的語氣,玥褵緲望向那雙永如子夜般黝亮的墨瞳,閃爍不容置喙的鋒芒,她撓撓頭,終是歎了口氣。 這回的工作很簡單,只是需要漂洋過海。 舊時名為神州的地區在飽受動盪後,最近慢慢恢復平靜,不僅開始找回原先人為打擊破壞的古老文化、甚至逐漸發展地區經濟、貿易,企圖迎頭趕上西方列強。 近些年來,偏遠地區的發展是經建重點,除了農村特色的開發,也包括法律、文化知識的普及。於是掌權者到處派人深入荒野山林的小村落考察和協助,可這麼一來,便給了某些「傢伙」帶來困擾。 「之前記者就去過一回了,那時候還勉強瞞得過去,但這次是掌權者的人,怎麼說都不好違悖,畢竟紫陽村是個有註冊的行政單位……」她嘟嘟囔囔地說著。 不知道是哪個長官出於對偏遠地區的關心,特地派遣了手下的官員要對這些散落深山的小村子進行法律知識講座,這些村子裡便包含了紫陽村。 紫陽村成立於人們尚和山海經上生物相依、青史未記的年代裡,在這樣封閉的山區,婚嫁鮮少脫離一個村的範圍,人和非人雜居,彼此和平共處,自當有所婚嫁之事;因此在進入歷史記載之後,村中再無純種人類,也無純種妖物,多得是混血非人、半妖。 這些混血非人長年居住山林,素來散漫慣了,要他們在人類長官面前毫無破綻演出貧困村民的模樣,著實傷透腦筋。 故此才派了玥褵緲過去充當官方隨行的法律顧問,目的用來掩飾和穩定人心。 試想,當長官問到這邊特有的當地作物是甚麼,對方一不小心透露專產瓊枝和玉葉……那些非現實可栽種的植物時,全靠她大聲咳嗽來遮掩;而在法律講座的時間,若有人一個不經意溜起了法文問題,她必然得神態自若當成沒聽到這種不可能出現在窮鄉村的語言,並以中文冷靜解決剛剛的提問。 「後來待了三天那些掌權者就下山了,因為村長好意,我沒跟著就再住了一天……不過,我發誓真的沒拿這玩意兒啊啊啊!」玥褵緲欲哭無淚。 據她的說法,這玩意兒是在村長家頂樓發現的。山裡入秋,天擦黑得早,大多數村民都是吃飽飯就爬上床,玥褵緲本來也是這麼打算,可常年習慣都市夜生活的她哪可能睡得著,翻來覆去、輾轉反側,兩隻眼睛愣是闔不上,無奈的她最後抓抓凌亂的頭髮,選擇下樓倒杯水。 有時候,人真的不能太腳賤。 村長家有三層樓,還是古代那些精緻功巧的軒窗樓閣,基本上甚麼農村破爛的甕牖繩樞,都在掌權者走後立刻撤得無影無蹤。 玥褵緲倒完水,卻聽到樓上傳來喀喀喀的輕響,彷彿像是穿著鞋踩在木頭地板的腳步聲,不過這時的她倒仍不以為意。水壺放在一樓廚房,而自己的房間在三樓,二樓都是村長一家人睡的,所以可能是半夜有誰爬起來上廁所吧? 她就這麼聆聽不間斷的聲響,兀自走回樓上,但到了二樓迴廊時明顯怔了一下。 ——似乎不停走動的腳步聲,是從樓上傳來的。 難道三樓除了她住還有誰嗎?當時的玥褵緲只有想到這一點。 於是乎她衝回三樓,然而腳步聲卻仍從頭頂上傳來,這次不止是走步的動靜,還有許多搬箱子摩擦地面的拖曳聲、細細小小像在壓抑著的低語。 ……是怎樣?大半夜在整修嗎? 由於跟某文鰩精好友混久了,神經線委實粗很多的某玥國前女王,登時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滿腦子都在轉著「乾脆上樓看看」、「要搬白天應該再搬嘛」、「大半夜萬一擾人清夢怎辦」的猶豫和抱怨。 出於良好公民自覺、實際上只是睡不著想拖人閒聊的動機,她在一片黑暗中,摸索通往樓上的階梯,但卻忘了一個最關鍵的要點—— 這裡,並沒有第四層樓。 ※ 唰——誰在不遠處輕輕拉開車廂門,然後逐漸走近。 被打斷思緒的玥褵緲,艱難地挪身跳下床,確定與她同行的人已不睡在下舖,便開始收拾行囊,躡手躡腳不願驚動尚在睡夢中的旅客,朝走廊前進。 這裡的火車分成四種座位,由於事發突然,他們倉卒間只訂得兩張硬臥,上、下舖各一張,考量到某人身子一向頗為虛弱,她大方將下舖讓出,自己去擠那狹小得要死連翻身都很難的上舖。 硬臥車廂內擺滿了三層床的隔間,這樣的隔間並沒有拉門,外頭就直直一條走道,簡直像在睡行軍大通舖,白天還會開放下舖當成普通座椅——說實話,要不是被雋雪威脅馬上趕路,她還真想訂舒適的軟臥,來趟悠閒旅途。 不過收到這種東西,她也很難悠閒起來…… 嘆一口氣,這才發覺方才開廂門的那人佇立廊道上,正靜靜看著自己。 晨光從窗外躍入,氤氳朝霧漸漸散去,隱約可見遠處一大片山巒起伏有致,蓊鬱地盤踞;不見盡頭的天空,青得如未經漿洗的丹寧布,點綴一縷雲絲蜿蜒,幾乎可以想像蒼黑的鷹隼掠過那一端…… 而眼前這人哪,澄金日光吻上他的頰畔,斯文卻有些蒼白的面容掛著如沐春風的淺笑,舉手投足皆行止有度、翩翩有禮,不曾看過的淺色襯衫套在他身上莫名合搭,儘管這並非她往昔見慣的寬大禮袍。 一剎那間,玥褵緲彷彿置身在那已焚成史稿的殿堂,左側立著他而殿上坐著她,但眨眼功夫,她發現這不過只是自己的幻想,正對面的人埋沒在光與影的交接處,卻用那依舊熟悉的眼神和語氣,喚她: 「主上?」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