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經決定不在這裡改版了,
會直接搬家到痞客邦去,
目前新家年版改版完成,
正在緩慢轉移資料:

http://huanmili2016.pixnet.net/blog

痞客邦右側邊欄有外掛式留言版,
可直接留言討論~
如有其他事情也可以到popo找某星,
(詳見公告臨時連載陣地)
  • 2676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賀禮】跨年一隅──之二



跨年一隅──之二



 
他知道,自己的時間所剩無幾。
 

躺在骯髒的地板上,不斷散發臭味的身軀,身下墊的是垃圾筒裡翻來的報紙和廣告單,被子是善心人士的捐贈,但饒是如此,他仍感覺寒意從木板隔間的罅隙中不斷滲透,絲絲入骨。
 

回想起四十年前的風光無限,而今,心頭僅剩下麻木,他再也無法分得清楚那究竟是否只是他的南柯一夢。
 

一切,皆從那句話開始。
 

「我要能夠讓人成功的藥!」
 

身著牡丹旗袍的女子,有著一頭波浪似的紅色鬈髮,彷彿勾人心弦的鳳眸微挑,流露出萬種風情。

 
「你確定?」她倚在櫃檯上微笑著,唇邊的弧度像極了那些嘲笑他失敗的人:「那可是必須付出代價的。」

 
「無所謂,只要能讓我成功、只要能讓我成功……」他開始神經質地喃喃細語,恥辱與嫉妒反覆煎熬著他的心,憑甚麼那些連大學都考不上的傢伙,能夠擁有一家公司,而他,就得屈服於人下,從基層作起呢?

 
他不甘心、非常不甘心。

 
紅髮女子目光在他胸口流連一會兒,露出了滿意的神情:「既然如此,人家就如你所願囉。」

 
三天後,他手裡握著女子給他的小玻璃瓶,踏出了那間古色古香的店。

 
名為風旋緋的女人告訴他,玻璃瓶內的藥丸內服,一個月一顆足矣,藥丸的主成分乃是符禺之山的條草,花開為赤、結實為黃,食用後能使人不惑。

 
但同時,女人亦言,這並非萬靈丹,凡是藥物皆有時效性,要他斟酌時機,謹慎利用。

 
他無法理解這究竟和自己所要的成功有何關聯,亦不能理解這瓶藥有多麼神奇,只能半信半疑將玻璃瓶帶回家,依照囑咐吞服。

 
然後慢慢的,他開始覺得不對勁。

 
首先是人,他可以順利地從每個人口中的話語,辨別出真偽,哪怕多麼動聽、真摯的謊言,皆被他一一識破。

 
接著是物,只要他對著物體仔細觀察,必能發現每個物品的瑕疵所在、與標示符不符合,甚至於在客戶交貨時,他不用清點數目,便知道一箱貨品的數量正不正確、有無瑕疵。

 
最後,他發現自己作每個決策前,能洞悉執行此項決策的最終成果,這大大增添了轉圜餘地,讓他避開不少錯誤決定,追求最大利益。

 
不惑、不會迷惑,他再也不用憂懼決定之後的風險,因為他只會踏上正確之途。

 
一顆藥丸只能維持一個月的藥效,他服用了一半,幾乎不敢再動用剩下的藥——而那時,他早已是一家電子公司的董事長,正準備上市上櫃,人人皆稱讚李董事長雖年僅三十出頭,決策卻永不出錯,佩服他目光如炬、執行果斷。

 
可唯有他知道,這一切的成功,都仰賴這種藥。

 
要是藥丸沒有了該如何是好?他曾經再次造訪那家小店,卻發現人去樓空;詢問過無數中藥行,卻沒有一名中醫認識這裡頭的成分。

 
重大的決策接踵而至,他不得不再度吞服藥丸,很快的,玻璃瓶內空空如也。

 
他開始變得恐懼、多疑,懷疑自己每個決策的正確性,懷疑下屬每一句話的真實性。

 
猶疑一旦生根,便會開始成長茁壯。他無法再信任任何人,決策反覆、朝令夕改,脾氣陰晴不定、對著所有人大聲咆哮,連部屬們都認為董事長歇斯底里得過火。

 
這樣的他,終於栽在一個併購案上,從此一蹶不振。

 
挫折深深在他心底劃下了一道溝塹,無顏面對家人,他開始了漫長的自我放逐,並且毫不接受任何人協助,只因他認為那些口口聲聲說要幫助他的人,實則居心叵測。

 
可他也曾懊悔過,如果當初沒有到那女人的店裡,沒有收下那瓶藥的話……

 
「也許一切都會不一樣?」柔媚的嗓音如包裹糖衣般,倏然響蕩在小木板隔間內。

 
儘管動彈不得,他仍驚恐地斜視著憑空冒出的紅髮女子,只見她一身紅色絲絨洋裝,胸口深V設計,露出大片細緻白皙的肌膚,即便四十載歲月無情流逝,她依舊年輕姣好,嫵媚動人。

 
風旋緋直視著地上雞皮鶴髮的老人,紅瞳中閃爍一絲鋒芒,笑道:「如果你沒有收下那瓶藥,光憑努力,或許現在已然獲得成功,亦或許仍然汲汲營營、一無所成,可是——」

 
她彎下腰湊近他,纖長若青蔥的食指點著他的胸口:「你的心已經代你作出回覆,倘若人生重來,你……」

 
——也會作出相同的選擇。

 
老人淚流滿面,他顫抖著手指,似乎想抓住她的一截衣角,可手指全然使不上力:「我、幫我……」

 
「噓。」塗滿寇丹的手指點上他皸裂的唇,風旋緋笑得瞭然:「我知道你要甚麼,就當作是人家的售後服務吧。」

 
話音一落,老人突然感覺身體一輕,彷彿從未感受過的輕盈、舒暢,身上因年老產生的衰弱與病痛都消失了,只是不斷地向上飛昇,直到望見無垠夜空,俯瞰萬家燈火。

 
在哪裡呢?哪個方向才對呢?

 
忽然,他感覺到甚麼似地,不由自主地朝著某個方向翱翔。四周景色快速倒退,他無暇分心,不停催促著快一些、更快一些,沒多久便降落在一戶平房前。

 
屋內燈火未熄,他年輕時的照片掛在牆壁上,正對自己笑得燦爛。至於他的妻子正躺在房間內,臉上和他一樣爬滿了歲月風霜,卻睡得寧靜。

 
當年離家時、稚齡垂髫的兒子,如今也已年屆五十了,攬著自己的妻子、小孩窩在沙發上,看著跨年倒數。

 
他們未曾發現他的到來,但看起來過得很好……不知為何,熱淚盈眶。

 
隨著倒數聲落下,轟然巨響,遠處炸開了璀璨的花火,他抬起頭,奼紫嫣紅、火樹銀花,綻落了滿城風華。

 
真的、真的很漂亮哪……

 


 
風旋緋注視著躺在地上、靜靜闔上雙眼的老人,他的唇邊勾著一抹微笑,面容安祥宛若深深睡去。

 
白皙的手指輕輕用力,沒入了他的胸腔,取出一團瑩瑩光亮的物事。

 
這是她贈藥的代價,經過人間折難,染上七情六慾的心,帶有絕望的苦澀和最終滿足的回甘,是心魔最愛的口糧之一。

 
「好了,人家要走了,這裡就交給你們囉!」她笑吟吟退場,不顧兩名珊珊來遲的鬼差臉有多臭,同時拋了記飛吻:「新年快樂。」

 
待她走遠後,依舊能順著風聽見鬼差低聲抱怨:「我們過的是農曆年好嗎……」

 
傳了訊息給日夜辛勤的醫護人員和警察,風旋緋步伐輕盈,畢竟糧食充裕,她今天已不需再獵食,那麼該去找間夜店狂歡一下嗎?

 
「緋!」

 
停下腳步,風旋緋仰首,正好見到自家夥伴從轉角彎過來。

 
「哎呀,真難得你們走在一塊兒。」她調笑著,無視趙寧心的不情願,親暱地搭上了她的肩膀:「這是要去約會嗎?」語調刻意拉長,曖昧無比。

 
才不是!趙寧心瞪了她一眼後,扭過身去,擺明了不想理人;倒是龍泉坦蕩蕩地接口:「去水瑞的店,怎樣,一起吧?」

 
「好啊!人家就不客氣啦!」風旋緋眉眼彎彎,微笑:「對了,小心心,新年快樂啊!」

 
「……新年快樂。」




──跨年一隅 之二 完





每年跨年都很灰暗,好像不太好@@不過還是希望大家在跨年狂歡之餘,能稍稍關懷一下社會上許多看不見的角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